简体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COPAW 庫博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心絮如雲

[分類未定] [虛擬網遊] 三國領主時代 作者:懶貓不瘦

[複製鏈接]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6-16 09:08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.第857章 程畿


    魚不智離開魚復的時候,心情舒暢。

    不僅是因為趙部的點撥,讓他受益匪淺,還因為撿到一位曆史人物。

    那位因家人水土不服,不得不辭官歸去的年輕官吏,名叫程畿。

    程畿字季然,閬中人,其名字不為玩家熟知,卻是實打實的曆史人物。曆史上初為劉璋治下漢昌長,后來升江陽太守,按照這個游戲里面的標准,程畿具備成為一方諸侯的資格。

    趙部對程畿有知遇之恩,眾所周知趙部跟劉焉水火不容,程畿不願為劉焉做事,遂決定自行歸隱。此時程畿二十多歲,風華正茂,正是建功立業的好時候,就此歸隱實在可惜。分三巴之后,閬中在新巴郡治下,且離逐鹿城所在的墊江不遠,趙部建議他去巴郡任職,程畿自然是欣然從命。

    程畿當場便與魚不智見禮,定下主從名分,開開心心地回家收拾東西,准備舉家遷往逐鹿城。逐鹿城和閬中很近,水土適應方面應該不成問題,更何況逐鹿城還有一位神醫張仲景,醫療條件或為三巴之最,舉家遷過去,想來也不會有什么問題。

    又一位曆史人物入手!

    程畿:武力41,智力78,武將特性:無。

    程畿武力戰五渣,不過這位顯然是文系人才,78點智力還算差強人意,逐鹿領有領地稱號【沐仁浴義】,有2點智力加成,智力值達到80點,剛好跨進高級人才行列。換句話說,必要時程畿也有資格用軍團技放放煙花。

    比較可惜的是,程畿沒有武將特性。

    考慮到他知名度不彰,浮屠不給特性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客觀地講,程畿是相當不錯的人才,而且是逐鹿領最緊缺的文系人才。

    不過,跟魚不智前不久剛剛收到的云哥哥相比,程畿被襯得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順便曬曬趙云的屬性。

    趙云:武力99,智力90,武將特性:騎兵精通、飛馬、迅雷。

    (咳,表抗議云哥能力值是不是太高了,抗議無效……)

    在領地稱號【虎狼之威】加成之下,趙云武力值提升至恐怖的101點,以微弱優勢超越加成后武力100的曲晨,逐鹿領頭號打手的稱號就此易主。另一方面,趙云智力值也屬於犯罪級別,明明是一名武將,智力高達90點,直接達到頂級謀士或官吏標准,讓領地几位正宗文官無地自容,甚至連荀衍這種人物都被碾壓,讓大家情何以堪?

    當然,并不是說智力值高,治理或謀划能力就一定更好。

    趙云是這個時代最頂尖的戰將,一身所學,皆是武藝,真要讓他做文官工作,經驗和興趣欠缺,難免手忙腳亂,實際效果或許還不如高級文官。趙云的特性也全是戰斗類,跟文職工作沒半毛錢關系,做文事自然得不到特性加成。

    同等條件下,智力高的武將,通常在戰場臨機決斷、審視戰局、兵法用計等領域表現更好,派去搞文職工作,上手速度通常會更快一些,能夠達到的高度也會比普通武將高。趙云這種妖孽般的智力值,扔到一個郡國,軍政一把抓,絕對有能力將郡國治理得井井有條。

    趙云自帶三個武將特性,且個個不同厲害。

    騎兵精通:帶領騎兵戰斗時,提升全軍攻擊、防御、速度、命中率20%。

    飛馬:大幅增加戰場移動速度。

    迅雷:大幅提高攻擊速度。

    前兩個特性,【騎兵精通】和【飛馬】曲晨也有,一個大幅度加持部隊,一個大幅加持移動速度,都是極具實用價值的特性。有這兩個特性的武將,基本都是天才騎將,帶騎兵部隊事半功倍,這也是曲晨當年一門心思想組建騎兵的原因。以他的特性,不帶騎兵相當於犯罪,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最后一個【迅雷】,更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,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事物。奧丁公司過去推出的三國系列游戲中,【迅雷】基本上就是趙云特有的能力,除云哥之外,再無人能染指該特性,相當於一個為他量身定制的專有特性。

    “大幅提高攻擊速度”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快!

    極致的攻擊速度!

    象趙云這種超級武將,得【迅雷】加持出手快如閃電,前期單挑無敵!即使中后期,除呂布那種變態,恐怕再找不出第二個敢說能壓制趙云的人,其他超級強者頂多與趙云伯仲之間。可呂布死得早,嚴格講趙云沒有天敵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還是一位天才騎將。

    出手如電+單挑無敵+高機動力,戰場上基本等於無解!

    這就是趙云,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    跟趙云比較,程畿毫無懸念地被襯得象根廢柴。

    可實際上,魚不智對程畿相當滿意。

    再怎么講,程畿獲得領地加成后也是高級文官,正是逐鹿領急需類型。除此之外,程畿還有一些隱性價值。

    趙部特意提醒魚不智,程畿和龐羲私交甚篤。

    魚不智心領神會。

    龐羲,就是劉焉任命的巴西太守!

    史料記載,龐羲任巴西太守時徵召賨人為私人軍隊,有人在劉璋面前說龐羲要背叛,劉璋開始暗中懷疑。龐羲得知后擔驚受怕,准備謀求自守,是程畿將他從叛亂的不歸路上勸了回來,龐羲向劉璋懇切解釋并獲得原諒,免遭叛亂兵敗之厄,兩人私交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巴地三分,唯巴西歸劉焉實際掌控。

    作為一位成熟的政治家,巴郡和巴東郡不在掌控,劉焉不會沒有布置。最適合的制衡巴郡和巴東的據點,非巴西莫屬。龐羲到巴西走馬上任,必然背負着針對巴郡和巴東的任務,比如監視、遏制、滲透之類。

    立場不同,注定巴西多半不會是好相處的鄰居。

    魚不智對此早有心理准備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與鄰居針鋒相對。

    剛晉升太守,羽翼未丰,最好韜光養晦,先着手消化地槃和積蓄力量,打造周邊朋友圈是實現該目標的關鍵,無論如何都繞不過巴西。可這是結搆性矛盾,龐羲聽命於劉焉,不是魚不智單方面友善能感化的。

    程畿的加入,讓魚不智突然看到與巴西建立良好關系的希望。

    帶着愉快的心情,傳送綿竹城!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7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58章 狡詐的小狐狸(上)

    綿竹,州牧府。

    魚不智受到隆重接見。

    議事廳內,劉焉熱情地向魚不智介紹作陪的兩位州牧府重臣。

    一位是吳懿。

    另一位是頗有威儀的文官,名叫張肅,字君矯,是張松的兄長,現為州府別駕從事。別駕是州刺史佐官,地位很高,出巡時不與刺史同車,別乘一車故名別駕,可見張肅在益州州牧府的超然地位。

    劉焉帶吳懿和張肅作陪,不難看到政治考量的痕跡。

    陳留吳氏隨劉焉入蜀,吳懿是東州士代表;蜀郡張氏是益州數得着的世家大族,張肅是益州當地世家代表。帶兩人列席,表明劉焉對本地和外來勢力一視同仁的立場。外來勢力和本地豪強代表和諧出鏡,也說明劉焉對益州的掌控已經大獲成功。

    這么快就將益州置於絕對控制之下,不得不承認,劉焉擅長權謀之朮。

    “大人抬愛,以太守之位相許,卑職姍姍來遲,萬望大人海涵。”兩邊落座,魚不智就一臉慚愧地向劉焉作禮,一副萬死不足以贖罪的溫馴神情。

    “誒,不智何出此言!彼時汝正在異域為漢室浴血奮戰,逐鹿城遇襲,汝都沒有回來,因公而忘私,為華夏開疆拓土,【拓土英杰】之名響徹海內,不僅為大漢揚眉,也讓益州上下與有榮焉。不過晚到數日,有何不可?”劉焉和顏悅色,用看子侄輩中青年才俊的目光看着魚不智。

    吳懿和張肅不動聲色,暗自為劉焉的演技心折。

    魚不智在倭島打國戰是眾所周知的事情,逐鹿城被打沒回來也是事實,劉焉不會介意魚不智姍姍來遲,但不代表他不介意別的事。

    前些天得知魚不智將江州借給趙部,氣急敗壞的是誰?

    片刻前收到玩家急報,魚不智先去了魚復城,惱羞成怒的又是誰?

    看眼前相談甚歡的美好場景,反正肯定不會是州牧大人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寬宏大度,卑職銘感五內。”魚不智果斷奉上一通馬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劉焉看起來很開心地接受了,然后話鋒一轉,笑瞇瞇地道:“聽聞不智獲得倭國神器,可否讓我開開眼界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!”

    魚不智二話不說,從行囊取出草稚劍,快走几步,雙手捧到劉焉面前,待劉焉接過,施施然回到原位坐定。

    劉焉捧起草稚劍觀賞,眸中精芒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魚不智跟趙部過從密切,劉焉是知道的,老早就把魚不智打入黑名單。巴郡三分,劉焉萬分不情願讓魚不智占一股,畢竟魚不智從來不是自己人。然而趙部抵死不松口,又有多位關東諸侯或朝廷宿將為魚不智斡旋,形勢所迫,劉焉不得已點頭答應,但他顯然不可能對魚不智放心。

    借江州和先會趙部,更是讓劉焉非常不滿,戒心提升。

    剛上任就明目張膽地跟趙部眉來眼去,看來那廝沒把州牧府放眼里嘛!

    知不知道巴郡歸誰管?

    信不信分分鐘給你丫的穿小鞋?

    理論上講,劉焉要收拾魚不智很容易,但理論未必等同於實際。

    逐鹿領兵驍將勇,實力不俗,內有良將,外有多位大佬願意替他爭取,還真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軟柿子,就算要給魚不智小鞋穿,最好也要找到適當借口,否則朱儁、袁紹和公孫瓚臉上怎么過得去?

    更何況,魚不智在倭島火中取栗,獲得【拓土英杰】稱號,聲譽正隆。沒有足夠理由就對魚不智下手,搞不好會被指責打壓為國徵戰的后起之秀。作為一名成熟的政客,劉焉不會做這么腦殘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少現在不能。

    張肅也進言:魚不智的領地以前受趙部管轄,縣官不如現管,為避免招禍,向趙部靠攏不足為奇。可如今魚不智晉升巴郡太守,趙部遠赴巴東,再無法對逐鹿領搆成威脅;雖然都是一郡之守,論實力巴郡在巴東郡之上,兩人地位發生重大變化。

    時移勢易,魚不智和趙部的關系會不會發生變化?

    在情況沒有明朗之前,這個問題誰都說不准。

    值此關鍵時刻,州府若視巴郡為敵,魚不智為求自保,將不得不與州府全面對抗。魚不智可不是普通領主玩家,具備內聯趙部,外結關東諸侯的能力,自家部隊又很能打,把巴郡逼到對立面,怎么看都不是最好選擇。

    反之,以懷柔手段相待,好生拉攏,挑撥離間魚不智和趙部間的關系,雖說未必拆得散巴郡巴東守望相助態勢,但讓兩邊離心離德的機會總會有。

    劉焉考慮再三,決定先看看再說。

    如果魚不智鐵了心跟趙部抱團,州府態度如何惡劣,也很難讓他回頭,還不如笑臉迎接那廝,過后怎么捅黑刀射暗箭是后面的事。按照官場規矩,事可以做絕,話不能說絕,除非生死血仇,通常大家都會保持表面和睦。

    一番接觸下來,劉焉明顯感覺到,魚不智對州府有親近之意。

    劉焉經曆太多爾虞我詐,早就過了別人說几句好話就信以為真的年紀,他下意識地開始試探。魚不智不是剛得到一把神器嗎,想看看不過分吧?若那廝瞻前顧后忸忸怩怩,口惠而實不至,沒什么好說的,都是虛與委蛇。

    魚不智當即把草稚劍拿出來,恭恭敬敬地送到他手上,完全不帶猶豫,似乎并不擔心劉焉謀奪。這可是傳說中的神器,魚不智如此痛快地拿出來,如果不是心大,大概只能解釋為他對州府的尊重或信任了。

    劉焉有點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他和魚不智,此前哪有什么信任可言?

    捧着草稚劍,劉焉一時間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此劍如何?”魚不智笑道。

    “甚好,甚好。”劉焉下意識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若喜歡,卑職願將此劍獻予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劉焉大喜,正想應下,卻看到張肅不停地向他遞眼色,焦急之心彰然。劉焉也是思慮周全之人,轉念一想,很快咂摸出味道,冷汗頓時冒了出來。忙不迭地將草稚劍還給魚不智,仿佛手里拿着的不是神器,而是毒蛇猛獸。 .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6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59章 狡詐的小狐狸(中)

    草稚劍被稱為神器,不僅僅是一件武器。

    三國時期,對外發動的戰爭屈指可數,三國曆史基本就是一部內戰史。游戲中延續了這一大勢,理論上講諸侯有權興兵打仗,各路諸侯厲兵秣馬,彼此攻伐,殺得尸橫遍野血流成河,不過打的多是內戰。從系統層面分析,即使貴為諸侯,想發動對外戰爭也不是一件的事,頗多掣肘。

    諸侯可以對異族用兵,但用兵之后不能占據地槃,有什么用?

    這并非玩家臆測,而是官網公開披露的設定。

    根據官方消息,發動對外戰爭主要有以下几個途徑。

    1、曆史上有記載的對外戰爭。

    2、被異族占據的、漢室曾有效控制的區域。

    3、系統推演生成的國家對抗任務。

    4、漢天子強力推動并正式授權、或獲得其他能發動外戰的特殊道具。

    第1種,三國期間史料有載的外戰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由於羌人、鮮卑、烏桓、匈奴、山越、南蠻等少數民族曆史上相繼融入華夏,以后世大一統的標准,以上民族都不宜視作異族,頂多是那個時間尚未完全融入的少數民族而已,嚴格講也是華夏民族的一部分。於是乎,漢末絕大多數少數民族叛亂都被視作內亂,如羌人匈奴、鮮卑、烏桓造反,小規模作亂几乎都被當成內戰處理,只是為害比農民起義更嚴重一些。

    曹操伐烏桓、公孫度伐高句麗和夫余等,都屬於第1種情況。

    第2種,主要指河套地區、西域、交州南部等朝廷掌控不力偏遠地區。

    第3種,倭島國戰就屬於這種情形。

    第4種,漢室勢微,天子淪為吉祥物似的存在,自身難保,指望漢天子強力推動外戰,并發布正式外戰授權,其實跟白日做夢已經沒多少區別。如此情形下,能發動外戰的道具便彌足珍貴。

    草稚劍,顯然就是那種能對外徵戰的特殊道具!

    當然,作為倭國神器,草稚劍能作用的目標地點早已被限定。擁有草稚劍,從此可在倭島划地筑城,開疆拓土,如此神器誰不想要?

    劉焉也想要,而且想得要命!

    魚不智主動提出願將神器相贈,更是讓他錯愕之余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劉焉乃是漢室宗親,又是朝廷冊封的實權州牧,身份尊崇,地位特殊,所謂“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”根本不在他考慮范圍。草稚劍落在劉焉手上,華夏怕是找不出一個能逼他將神器吐出來的人。

    可劉焉不能。

    這不是實力強橫與否的問題,而是名聲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魚不智憑倭島徵戰,獲得【拓土英杰】稱號,名動於天下。草稚劍是魚不智的戰利品,也以系統公告的方式傳遍神州,華夏無人不知。在無數漢人心目中,魚不智在國戰期間主城遇襲也沒有回去,已經儼然成為為國為民的大漢英雄。他拿到倭國神器,玩家群體多是各種羨慕嫉妒恨,而NPC群體卻普遍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   【拓土英杰】拿到倭國神器,難道不應該?

    這樣的情形下,誰敢謀奪魚不智的草稚劍,勢必成為千夫所指的對象。

    想要神器?

    沒問題,自個去外面奪。

    有能耐為大漢朝開疆拓土,所有人都會為你點贊!

    外戰袖手旁觀不戰,別人拼死拼活殺出一片天,好不容易有些許收獲,就有人偷偷跑出來摘桃子,哪有這道理?多不要臉才干得出這種事情?

    具體到草稚劍,雖說劉焉從未逼迫魚不智進貢,純粹是魚不智的主意,可劉焉真敢接受,舉國上下數千萬悠悠之口會怎么說,用膝蓋都不難想到。魚不智是巴郡太守,剛好歸劉焉管,難道不是某人利用職權強行謀奪神器?到那個時候,就算魚不智肯澄清,劉焉也勢必百口莫辯,被噴得體無完膚。

    口碑一落千丈也就罷了,搞不好成為全民公敵,甚至從此落下個把柄。無論誰想對劉焉發難,都能理直氣壯地打出“無恥謀奪【拓土英杰】神器”這面大旗,將劉焉釘在恥辱柱上,想怎么踩就怎么踩。

    退一萬步,就算劉焉頂着巨大壓力,強行保留草稚劍,他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自家知自家事,冷靜下來的劉焉很快明白,草稚劍於他無用。

    益州軍大舉出動前往倭島開疆?

    怎么看都象是一個笑話!

    劉焉的目標是割據益州,當他的土皇帝,為此不惜將漢中交張魯亂搞,如今整體布局已接近完成,接下來就是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候,去倭島干嘛?即使他有心擴土,萬里迢迢,益州又無水師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開疆倭島。

    益州出兵去倭島打仗,大概只有玩家肯做。

    畢竟玩家出了名的瘋狂,出了名的不知所謂……

    總而言之,劉焉絕對不能接受草稚劍。

    “神器雖好,受之有愧,你還是自己留着吧,莫負【拓土英杰】之名。”劉焉將草稚交還到魚不智手中,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魚不智將草稚劍收入行囊,再次送上一記馬屁:“大人高義,卑職佩服!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剛去了魚復城?”劉焉擺了擺手,徑直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前段時間卑職在倭島忙於國戰,趙部托人帶話,稱魚復凋蔽,想暫借江州,卑職念在大家相識一場,且當時前線戰事正醋,也沒有多想,當即答應下來。回來后才知趙部大肆轉運江州積蓄,貪得無厭,掘地三尺,卑職心中不忿,遂決定先去找他問個明白。而且卑職以為,大人多半也關心此事,問清楚了,也好給大人一個交代。”魚不智臉龐上浮現出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劉焉眸中精芒一閃而逝,不動聲色問道:“你問明白了?”

    魚不智猶豫了一下,道:“趙部言辭躲閃,始終不肯說明何時歸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相識一場,他曾經幫過我,我也不想直接把事情做那么絕。三個月,最多三個月,他再不還江州,哼,我自己去拿。”魚不智咬牙道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5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60章 狡詐的小狐狸

    魚不智的說辭,讓劉焉大為滿意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劉焉輕信人言,事實上,魚不智說的話,劉焉連一半都不信。魚不智地位驟然提升,立即與趙部分道揚鑣,怎么可能?再怎么說,兩人以前關系曾經是那么密切,堪稱患難之交,江州城也是魚不智點頭才借出,魚不智聲稱趙部不肯歸還,劉焉要是信了,也不配在朝堂上混跡這么多年。

    劉焉之所以感到滿意,是因為魚不智的態度。

    很明顯,魚不智有與州府交好之意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道這廝很可能繼續與趙部眉來眼去,哪怕明知道與州府交好或許是虛與委蛇,但魚不智的這些轉變,是劉焉非常樂於看到的。魚不智是玩家諸侯,部隊能徵善戰,而且是獲得多位諸侯或朝廷宿將支持的諸侯,最近又因為外戰功績名聲大噪,英名軼事流傳於朝堂與民間,若魚不智一門心思跟趙部抱團對抗州牧府,劉焉即便是益州牧,也真不太好下手。

    他不怕魚不智兩面三刀。

    混官場這么多年,表面融洽,背后插刀的事情見得太多,玩政治斗爭,這是劉焉的強項,自信不弱於人。他貴為益州牧,各種便利,各種機會,要是連自己麾下太守都玩不過,劉焉干脆抹脖子得了。只要是走政爭路線,劉焉有太多手段,大可做到悄無聲息間,讓對手跪下唱徵服。

    魚不智是政壇菜鳥,睚眥必報,膽大包天,目無尊長,性格強硬……

    以上特質代表着不確定性,代表隨時不按牌理出牌,反而讓劉焉忌憚。劉焉就怕魚不智跟個楞頭青似的,與州府全面對抗。雖說由於實力的關系,益州府多半還是能笑到最后,卻難免付出更多不必要的代價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魚不智表現出來的親近態度,讓劉焉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再加上這廝剛才拿草稚劍時非常爽快,甚至主動提出願將神器獻出來,與州府媾和之意不加掩飾,這一切,都讓劉焉感到愉悅。魚不智稱江州歸期最多不超過三個月,劉焉用膝蓋都能想到,這個時間肯定跟趙部確認過,可那又有什么關系?水至清則無魚,劉焉最看重的是結果!

    趙部在巴郡經營多年,借故賴在江州不走,劉焉還真有點擔心。

    三個月后,趙部交還江州,徹底滾到巴東就行了。

    到這個時候,劉焉已經看出來了,魚不智似乎并不想與州府撕破臉皮。

    劉焉沒猜錯。

    魚不智的確不願意跟州府翻臉,他不象趙部,有五年之約作為護身符。雖說有袁紹、朱儁、公孫瓚等人支持,可那些大佬離益州太遠,如果劉焉不惜代價要收拾他,大佬們鞭長莫及,魚不智唯一能指望的,大概只有同病相憐的趙部。跟州府對着干,不死也得脫几層皮,魚不智沒那么傻。

    兩邊各有忌憚,都有心保持和睦,氣氛自然越來越融洽。

    魚不智提到前不久逐鹿領遇襲事件,告訴劉焉,有確鑿證據證明荊州水師再次越境進擊,希望益州府為自己主持公道。劉焉表示震驚和憤怒,怒斥荊州府膽大包天,但對於“主持公道”的要求,劉焉表示這件事需要徹底調查,讓魚不智稍安勿躁,隨即將話題岔開。

    劉焉的反應,魚不智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曹寅尸骨未寒,荊州軍再次越境,要說劉焉完全不介意肯定是在騙人。可無論益州府還是荊州府,都不希望外部勢力借機滲透。上次武陵軍越境,導致關東諸侯勢力借故調查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強過關。現在故事重演,鬧大了多半是再來一次聯合調查的節奏,劉焉顯然對此非常抵觸。

    事情已經過去,受害者并非益州府的人,劉焉犯得着冒着與荊州府撕破臉的風險,為逐鹿領討回公道?從任何角度看,似乎都沒有那個必要。

    即便要查,也只能是內部調查。

    益州府冷處理遇襲事件,其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魚不智也不覺得失望,見劉焉不願多談,當即識相地換了個話題。

    “巴郡希望州府支援官吏?”劉焉驚喜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趙太守帶走原班人馬,新巴郡太守府得重新組建,逐鹿領實力不濟,沒有足夠的人才。倘若大人這里能支援一些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魚不智向劉焉訴苦,言辭懇切。

    劉焉飛快應下:“支援地方建設,是州府應盡的責任,好說,好說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不智那邊需要什么人才?需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多多益善!”

    劉焉與吳懿、張肅交換了一個眼色,滿面春風,笑瞇瞇地對張肅說道:“君矯對州府人事比較熟悉,巴郡需要人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涉及到具體操作,可能讓魚不智心生不滿,劉焉果斷找人出來拉仇恨。張肅心領神會,正容道:“按照慣例,太守有權開府立帳,自行任免絕大多數下屬官員,但兩個職務向來是中央朝廷委派,一個是都尉,一個是郡丞。今時局糜爛,朝廷政令難出司隸,由州府代中央選拔賢能到地方走馬上任,正合其時。逐鹿領戰事頻仍,在下愚見,當務之急是選派一位經驗丰富的都尉……”

    劉焉暗自點頭,都尉負責軍事,張肅想抓軍權,是絕對正確的。

    “不智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有人了。”魚不智滿臉歉意。

    “自我執掌逐鹿領以來,曆經百劫,全靠逐鹿軍將士浴血奮戰,才一次次化險為夷。逐鹿軍多猛士良將,曆次戰役與陣營任務都能證明這一點,他們為領地出生入死,今有機會光耀家楣,我若許給外人,必大失人望。”

    劉焉和張肅對視一眼,并不氣餒。

    軍權多么重要,能混到太守之位的都清楚,魚不智肯答應才怪。況且逐鹿軍猛人輩出,出了名的英勇善戰,都尉職務當然會交給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給巴郡派個郡丞吧!”張肅又道。

    郡丞負責政務,也非常要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也有人了。”魚不智面上歉意更濃。

    “逐鹿軍兵驍將勇,不要都尉倒也說得過去,不要郡丞,這是何道理?逐鹿領打算讓誰出任郡丞?難道比州府選拔出來的賢能更適任?”張肅神情愈發嚴肅,他知道自己是唱黑臉的,該爭取的時候,絕對不能含糊。

    “荀休若。”魚不智笑瞇瞇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荀休若不是回潁川很久了嗎?”

    “回來了。”魚不智好整以暇:“荀氏舉家遷冀州,休若耽誤得久了點,前不久在南皮重逢,袁本初也建議休若出任郡丞。”

    張肅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即使沒有搬出袁紹的招牌,堂堂潁川荀氏高弟,誰敢質疑他的能力?

    得,郡丞也沒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派個功曹吧。”張肅不動聲色。

    功曹負責賞罰,由太守任命,通常是太守最貼心心腹,按理不宜插手。可張肅也是沒辦法,都尉和郡丞都沒爭取到,最重要的職位非功曹莫屬。

    掌不了軍權、政權,能拿到人事權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還是有人了。”魚不智目光很誠懇。

    “不智,功曹品階不高,人事考核卻直接關系到內部穩定,資曆名望能力公正都不可或缺。巴郡太守府官吏多是本地人,功曹最好也是本地人,不智,你可得慎重啊。”劉焉平靜地說道。

    都尉和郡丞都被否決,劉焉已經對魚不智的示好誠意打了大大的問號,劉焉不是隨便任人忽悠的人,他不信魚不智手里還有荀衍那樣的超卓人物。如果推出一個無名之輩,州府自然有充分理由讓他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“大人金玉良言,卑職銘記在心,這功曹人選必不會讓大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願聞其詳。”

    “馮車騎之子,馮鸞。”

    “馮車騎之子願為逐鹿領效力?”劉焉額頭青筋跳個不停,馮緄之名,無人不知,他入主益州后有派人徵辟馮氏叔侄,奈何叔侄二人推辭不奉召,劉焉終究未敢強迫。馮鸞加入逐鹿領后便去了龍領,外界并沒有收到風聲,劉焉也是第一次聽說馮鸞已是逐鹿領的人。

    “實不相瞞,馮鸞加入逐鹿領已有些時日。”

    劉焉和吳懿、張肅面面相覷,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馮鸞聲名不顯,其父馮緄名頭卻是無比響亮,即使馮緄去世二十多年,馮氏仍是益州望族,各世家豪族無人敢對馮氏不敬。張肅原本打算找几個頗有份量的本地才俊爭這功曹之位,一聽是馮車騎之子,頓時死了這條心。別說他中意的所謂“才俊”爭不過,就算張肅本人,也不方便與馮鸞爭!

    到這個時候,形勢已經清楚了。

    都尉、郡丞、功曹等職位,州府無法染指。

    作為太守,魚不智將最重要的几個職位牢牢抓在手中,沒有什么不對,可這樣一來,州府還有什么搞頭?

    劉焉面上笑容漸漸斂去。

    魚不智不想與州府撕破臉,各種示好,包括向州府求援,但這廝維護關鍵利益的決心也非常強烈,州府想借機掌控巴郡重要職位,顯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真是個狡詐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長史、主簿呢?”張肅不死心,繼續掙扎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也都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行那不行,太守大人說說,巴郡到底缺什么?”張肅不悅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嘛,掾吏和縣丞等職務缺口較大,當然,若有能力超群的賢能,在下必定倒履相迎,破格任用亦在所不惜。”魚不智誠懇地說道。

    張肅翻着白眼,懶得再跟某人說話。

    只要在基層做事的技朮官吏……

    貌似連縣令的位置都沒打算拿几個出來……

    還指望州府向巴郡推荐能力超群的賢能……

    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情?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5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61章 不妨送個順水人情……

    魚不智向州府要人,重要位置全部是自己人掌控,就連縣令縣長位置也沒打算拿點出來。逐鹿領打算引進的,全都是基層辦事人員,做事情有份,權力相當有限。以魚不智表現出的基本態度,不出意外的話,那些基層辦事人員的晉升渠道,恐怕也很難稱得上暢通……

    世上沒有這么好的事情?

    有!

    劉焉是政治家,既然不宜撕破臉,必要的斡旋和接觸該繼續還得繼續。

    什么叫大局為重?

    這就是了!

    為了大益州安定團結,總得有人當炮灰,對吧?

    另一方面,劉焉迅速在益州站穩腳跟,得益於招攬大量當地世家豪強,可利益交換是需要兌現的,僧多粥少,位置有限。以前趙部的事沒有解決,情況還稍微好點,那些等官的人知道急不來,待巴郡三分成為事實,到了集中兌現承諾的時候,卻發現位置遠遠不夠,州府近段時間壓力山大。

    掾吏郡丞雖是小官,但終究是官。

    客觀地講,益州府有機會甩一些包袱出去,已經沒什么不滿意的了。至於那些人將來能不能出頭,呃,益州府表示足夠努力足夠優秀才有回報,將來若沒能平步青云,一定是他們自己的問題,一定是。

    所以,劉焉和吳懿、張肅几乎沒怎么掙扎,就答應了魚不智的請求。

    魚不智心情很愉悅,在張肅暗示職位普遍偏低之后,爽快地投桃報李,答應拿几個縣令位置出來,從州府推荐的賢才中擇優任用。吳懿打蛇隨棍,又惦記上了太守府那几個重要職位的主意,被魚不智毫不客氣地嗆了回去,搞得灰頭土臉,還是劉焉出來打圓場,才把不愉快的一幕揭過。

    到這個時候,州府對魚不智的行事作風有了深切認知。

    態度夠謙恭,無關緊要的小問題好商量,涉及到原則性問題寸步不讓,必要時隨時能變臉,臉色轉換速度非常快。跟這樣的人打交道,過多試探、壓迫、刺激,結果很可能適得其反,務實交流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能力超群的賢能,多來几個。”魚不智還惦記着招攬大才。

    “且從長計議。”劉焉抹了一把汗,腹誹不已。

    這么爛的條件,還想從州府這邊擼大才,這廝是怎么想的?看他意思,有優勢人才會破格擢拔任用,不至於用低級職務敷衍,比如用參謀、軍師、別駕、別部司馬之類臨時編制拉攏優秀人才,類似的事情劉焉自己沒少干。可問題是,益州府哪會蠢得把大才往巴郡送?

    沒人會嫌人才多。

    雙方都有意保持親近,各取所需,會見氣氛總體融洽。

    早在分三巴的系統公告發出之際,魚不智就已經是法理上的巴郡太守。今番到州牧府拜訪,表示對上官的尊重和感激,完成約定俗成的慣常程序,魚不智就任巴郡太守的所有環節都已完成。

    劉焉顯然非常重視巴郡,打算設宴款待,魚不智諸事纏身,婉言謝絕。劉焉提出設宴,只為表明一個態度,魚不智有事急着離開,他也樂得少一番應酬,和顏悅色地勉勵了一番,讓張肅代他送魚不智出府。

    “巴郡求賢若渴,但有才能,必不薄待!”臨走前,魚不智再次強調。

    “好說。”張肅面無表情地拱手,暗示某人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魚不智離去,張肅匆匆回府,回到議事廳。

    張肅回去時,劉焉正站在窗邊,默默看着假山和小池,不知在想什么。聽到腳步聲,劉焉頭也沒回,問道: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矯,可爭取乎?”

    “難,他很清楚自身處境,不會輕易相信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該如何?”劉焉沉聲道,語音冰寒。別看剛才大家談笑晏晏,需要的話,劉焉完全不介意翻臉插刀。

    “希望渺茫,但畢竟有一線希望,保持接觸總好過敵對。”

    劉焉沉吟片刻,嘆道:“是啊,接觸總好過敵對。”

    張肅稍稍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作為華夏人,張肅個人對魚不智在倭島的作為深感欽佩。

    可作為劉焉的謀士,他對魚不智有着本能的戒備心理,尤其這次相見,魚不智表現出的狡詐和潛藏的不確定性,讓張肅感到很難控制,非常頭痛。魚不智外有強援、內有精兵,外戰聲望更是如日中天,儼然成了民族英雄,沒有充分理由,益州府實不宜對付巴郡。

    上一位為華夏開疆的英雄人物,已經是几百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打壓為大漢開拓疆土的英雄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這也是張肅明知魚不智不可信,仍然傾向於跟魚不智交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劉焉能壓抑心中的不滿,顧全大局,讓張肅頗為滿意。

    “大人,選人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劉焉擺手:“君矯看着辦吧,你跟那些人明言,願去則去,不願去則等,有空缺再遞補上位,什么時候能輪到他們,州府無法保證。不願去巴郡的,以后休要來州牧府抱怨聒噪,讓他們自個掂量着辦。”

    “諾。”張肅心中暗嘆,對那些等着走馬上任的當地世家豪強致以同情,他對此也無可奈何,沒位置就是沒位置,總不能把已經上位的強行拉下來。

    “君矯,還有事?”見張肅站着沒動,劉焉問道。

    張肅點頭:“魚太守希望州府選派賢才。”

    “有賢才,也輪不到他吧?”

    張肅輕聲道:“大人若未斷絕結好巴郡之念,不妨考慮一下,示之以誠。”

    劉焉身形一滯,一時間無比糾結。

    結好魚不智,他當然是願意的,給些甜頭也不是不行,可魚不智擺明不是省油的燈,而且跟趙部暗通款曲,劉焉就怕給了甜頭,還落得兩手空。總結起來就是州府對魚不智缺乏信任,擔心成為資敵的冤大頭。但魚不智正兒八經向州府求援,州府盡派些小魚小蝦過去,會不會導致巴郡離心?

    難辦……

    見劉焉猶豫,張肅又道:“益州多才俊,大人入主益州以來,招攬賢良,多有收獲,然有人做慣了閑云野鶴,屢辟不至,不為州府所用。在下愚見,不若送巴郡太守順水人情,代其徵辟一位名重隱士。彼不願去,魚太守怨不得大人,還得承大人之情;彼願去,魚太守更得承大人的情。”

    劉焉皺起的眉頭再次舒展開來。

    橫豎自家沒損失,還能送一個順水人情,這種事不做白不做。

    “君矯可有合適人選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人……”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昨天 23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62章 【箭神】

    回到逐鹿城,天色已黃昏。

    從驛站出來,晚霞斜照,為魚不智鑲嵌上了一層朦朧金邊。

    魚不智快步走向城主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主公。”

    易風、陳到、馬袁義都在屋內說着什么,見魚不智進來,忙起身施禮。

    魚不智笑着點頭:“嗯,你們這是等我一起去龍領嗎?”

    龍領晚宴,歡迎趙云及北營騎兵正式加入逐鹿領,主城和飛魚領重要人物均會到場,現在差不多可以過去了。大量精英齊聚龍領姑,主城這邊,除副城主易風之外,也就陳到有這資格,魚不智自然認為三人在等他同行。

    “本來是這樣,但叔至將軍臨時提出不去……”易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叔至,何故不去?”魚不智不解地望向陳到。

    陳到算得上逐鹿領元老級人物,加入領地以來,勤勤懇懇,為人低調,平時沒什么存在感。但是,每當領地遭遇危機,陳到永遠是最可靠的戰將,他執掌領地王牌部隊白毦兵,是逐鹿軍最堅固的盾,守護領地,身經百戰,出生入死,戰功彪柄,從未讓大家失望過,也從未爭過什么。

    正值趙云攜北營歸附,領地大張旗鼓設宴歡迎,十分隆重,禮遇極高,陳到卻突然提出不去,難免讓魚不智心里犯嘀咕。他入主逐鹿領以來,還從未對其他英才如此禮遇,莫非……

    陳到神情平靜,臉上浮現着溫和笑容,認真道:“卑職其實也是想去的,但大家都走了,主城空虛,萬一有事都不知道找誰。逐鹿領無飛魚城地利,前些日子剛遭遇圍攻,想來想去,總不放心,卑職還是覺得應該留在主城。今未能親赴龍領歡迎趙將軍,叔至之過,下次相逢,定向趙將軍當面致歉。”

    魚不智不禁默然。

    陳到目光清澈而平靜,讓魚不智清楚地知道,這是他的真實想法。

    沒有嫉妒,沒有憤懣,有的只是對領地的一腔赤誠。

    “喝完酒立即回來,耽誤不了多少時間,不至於有事吧?”易風勸道。

    “大意不得。”陳到歉然道。

    “叔至但去無妨,負責日常防務的是磐石營,我留下便是。”馬袁義道。

    陳到輕輕搖頭,道:“磐石營前番戰損過半,轉職武將陣亡差不多七成,百夫几乎全都是新人,雖然部隊有打亂重編,恢復建制,但磨合需要時間,遇事難免慌亂…還是我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馬袁義無言以對,對方說的都是事實。

    陳到練兵之才無人不服,他看出磐石營有問題,必然不會錯。

    “也罷,我會替你跟趙將軍喝上一爵,辛苦叔至了。”魚不智笑着說道,主城確實應該留個能獨當一面的人,既然陳到有此心,他也非常樂意成全。

    “多謝主公。”陳到欣然作禮,隨后大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叔至將軍真是,真是……”易風感慨萬千,一時間沒找到合適的詞。

    魚不智緩緩道:“軍中楷模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軍中楷模!”易風輕聲呢喃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魚不智示意兩人跟上,“趁還有點時間,我們順便辦點事情。”

    十分鐘后,四個人走進逐鹿城傳送陣。

    魚不智、易風和馬袁義三人之外,還多了一位中年漢子,正是黃漢升。站在傳送陣前,黃忠一臉懵逼,再三確認這個祭壇狀的東西能將人傳送走,黃忠被驚得半晌說不出話來,傳送陣完全超乎他的認知。

    黃忠能接觸到傳送陣,說明他已經正式成為逐鹿人。

    此前逐鹿城遇襲,黃忠主動請纓登城作戰,被徐庶以“必要時需要調用軍團力量”為由,將黃忠臨時編進逐鹿軍。戰斗結束后,黃忠沒有退出,徐庶等人也像是忘記多了一個臨時編制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大家心照不宣。一邊有意招攬英才,一邊也願意成為逐鹿領一分子,所缺者無非正式邀請。

    而這個正式邀請,只能由魚不智發出。

    魚不智回來后,帶着副城主易風親赴黃忠下塌的客棧,感謝黃忠前番仗義出手,并盛情邀請黃忠加入逐鹿城。

    黃敘的頑疾非短時間內能夠治好,而且張仲景也直言不諱地告訴黃忠,黃敘的病屬沉痾痼疾,拖了太久傷及本源,即便痊愈,將來也有復發風險,最好定期復診檢查。到目前為止,能治黃敘痼疾者唯張仲景,也就是說,為愛子健康考慮,黃忠一家最好久居逐鹿領。

    單憑這一點,黃忠其實已經沒多少選擇。

    要么長期客居,要么加入。

    魚不智是新晉諸侯,仁厚、忠義之名傳於海內,黃忠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於是乎,接到魚不智的邀請后,黃忠欣然從命。

    黃忠正式加入,逐鹿領再得一員良將!

    黃忠:武力95,智力64,武將特性:箭神。

    箭神:弓箭手攻擊力、射程、命中率提升30%;弓箭手經驗增長速度提升20%;戰斗時弓箭手有10%機率發動致命一擊。

    基礎武力95點,王級!

    三國箭神,唯一的特性就是【箭神】。

    與逐鹿領其他王級武將相比,黃忠特性最少,但這個特性含金量極高。

    【箭神】是被動特性,作用於麾下弓手。

    一個特性,囊括了三種加成方向。

    第一類,對弓手主要屬性加成幅度高達30%,常見的【**熟練】是10%,【**精通】加成幅度則是20%,都無法與【箭神】的超高加成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第二類,提升士兵經驗增長速度,弓手成材率低的問題勢必得到改善!

    第三類,賦予弓手發動致命一擊的能力!

    觸發機率10%,看似不高,但不要忘記弓箭手通常是集群行動。遠程,集群攻擊,觸發后直接秒殺敵人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恐怖!

    意味着改變戰場形勢的能力!

    舉個例子:文聘的【激昂】特性,能讓部隊打出特殊攻擊,特殊攻擊包括重擊、暴擊、連擊和致命一擊,前三種追求高傷害,不具備即死效果。【激昂】特性發動特殊攻擊機率僅為5%,但就是這個特性,讓逐鹿軍面對荊州重裝水師的進攻時,付出了沉重代價。

    【箭神】觸發機率是10%,一旦觸發,就是即死效果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【箭神】是被動特性,時刻在線;而【激昂】是主動特性,開啟后持續消耗主將氣力,氣力耗盡,部隊失去爆發力。

    不難看出,【箭神】和【激昂】之間的差距,猶如天塹。

    不愧是“神”級特性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昨天 23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863章 慶功宴(上)

    日沉西山。

    秋風掠過草原,小草隨風搖動,草浪連綿到天邊。

    游戲中時間流速8倍於正常流速,天黑的很快,從太陽落山開始算起,不過半小時,夜幕已籠罩大地,夜晚來臨。

    以往這個時候,龍領的NPC們陸續進入夢鄉,領地會很快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這個夜晚,領地內卻燃起無數燈火。

    城主辦公室外廣場上篝火通明,人聲鼎沸。

    這場夜宴,原本只是為歡迎趙云及北營騎兵,隨着黃忠正式加入領地,歡迎對象又多了一位。況且領主榮升為巴郡太守,逐鹿領在倭國打下據點,又意外獲得倭國神器,逐鹿領近日可謂喜訊頻傳,迎新宴很快成為慶功宴,慶賀領地最近取得的種種成就,順便表彰逐鹿將士為領地奮戰的忠勇壯烈。

    魚不智簡短致辭之后,夜宴隨即進入自由時段。

    巴鄉清的香氣在四處飄散,空中彌漫着醉人酒香。

    大家圍坐在一堆堆篝火旁邊,酒池肉林,觥籌交錯,廣場上歡聲笑語。那些因駐守不同領地的故舊久別重逢,彼此訴說着別后情形,共憶昔日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姑,不時爆發出爽朗的笑聲,感觸良多,其樂融融。

    趙云和黃忠作為迎新主角,成為重點照(灌)顧(酒)對象。

    趙云氣度修養無可挑剔,黃忠又是老好人性格,但有人敬他們迎新酒,兩人都是來者不拒。巴鄉清是出了名的烈酒,后勁極大,好在兩人皆為王級武將,內外兼修,氣脈悠長,豪飲十多壇,依然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兩人名為新人,但都在逐鹿領待過一段時間,有實打實的戰績在前面。尤其是趙云,客居龍領良久,多次出生入死英勇奮戰,軍中知其名者甚多,多對其戰績和人品十分欽佩;黃忠來得晚了些,可逐鹿城上三箭重傷文聘,后來又在和趙云互飆箭技時有超神表現,沒有人敢小覷這位中年人的實力。

    兩位王級武將實力出類拔萃,待人謙和,喝酒又甚是豪爽,自然很容易讓軍中將士萌生好感。這一場酒喝下來,很快跟眾人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趙云和黃忠之外,被照(灌)顧(酒)最多的當屬紅菽部落族長羅虎。

    為增強河套領地戰力,紅菽部落慨然答應魚不智請求,舉族遷往河套。

    魚不智曾答應羅虎,逐鹿領升至都城級時,將紅菽部落收作附庸勢力。可由於青蛟龍走失,渤海海賊頭領管承主動要求歸附,考慮再三,魚不智不得不答應管承的請求,將僅剩的名額給了管承,以便更好利用渤海海賊力量搜救青蛟龍。雖說事后有向羅虎表達歉意,并給予紅菽部落除附庸勢力名分之外的完全待遇,但從系統層面講,紅菽部落并不是逐鹿領的一員。

    本以為以后就這樣了,魚不智成為巴郡太守后,終於出現轉機。

    諸侯玩家,無附庸勢力名額限制!

    這次宴會在龍領舉行,羅虎應邀出席,魚不智給了羅虎一個意外驚喜,正式將紅菽部落收為附庸勢力。順理成章地,羅虎必須得接受大家的恭喜,可憐的紅菽部落族長被灌得眼冒金星,腹脹如鼓,爛醉如泥還繼續找人喝。跟隨他赴宴的几位族人沒奈何,一臉幽怨地把族長抬了回去。

    羅虎被抬離戰場,并未影響大家的興致。

    武將難得有聚眾痛飲機會,拿着酒碗到處亂竄,直接抱壇吹也不鮮見。

    文官們則顧及禮儀風雅,多是正襟危坐,談笑風生之際,小爵杯慢飲,卻最多飲上三杯便不再喝,跟武人豪邁牛飲之風大相徑庭。倒不是文官們酒量都淺,事實上除了喝一點便醉的易副城主之外,很多文官酒量并不小,淺嘗輒止主要是出於禮儀。

    禮記《玉藻》說,君子飲酒,飲一杯,表情肅穆恭敬;飲二杯,顯得溫雅有禮;飲三杯,心情愉悅而知進退。這是筵席上的禮節分寸,若因為酒過三巡仍猶然不止,量淺的人難免失態,那便大為不美。

    荀衍被眾多轉職官吏包圍,舉手投足間,風度禮儀無可挑剔,而且總能很好地照顧到身邊每一個人,讓人如沐春風,名門高弟的修養彰顯無遺。

    易風和翟冏坐在一起,低聲交談。

    翟冏將爵中酒水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易風眼巴巴地望着,狠狠咽下一口唾沫,卻沒有去碰自己身前的酒爵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翟冏放下酒爵,戲謔地對易風說道。

    易風幽怨的目光瞪了翟冏一眼,恨恨道:“先談正事!”

    兩人出自鹿門山,又都在逐鹿領得到重用,對領主和領地認同度極高。近來領主榮升諸侯,巴郡太守府深受人才匱乏之苦,兩位副城主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宴會上也不忘探討一番。

    翟冏道:“朱車騎答應幫忙找些人,但兩地相距數千里,遠水難救近火。”

    易風皺眉:“趙太守和州牧府也答應派人。州牧府的人從綿竹過來起碼得一個多月時間,而且用起來不放心。趙太守的人倒是能用,來得也較快,但我估計大多是刷下來的普通人才,恐怕難堪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最好的人才肯定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得拉人,鹿門山的師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就拉過,你我都有修書回去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拉!”

    “有用嗎?”

    “不好說,現在跟以前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易風點頭,問道:“那就這樣說定了,明天就寫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正事談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易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端起自己的酒爵,仰頭一飲而盡。然后丟下酒爵,不住地贊嘆道:“好酒!好酒!”

    翟冏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學弟,輕輕地嘆了口氣,然后開始計數。

    “1、2……”

    剛數到3,易風身體一軟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老游俠招鋒和禽迪剛好經過,禽迪見易風忽然栽倒,還道他突發疾病,趕忙跑過來將易風扶起。仔細一看,才知道易風是醉酒所致。

    老頭哈哈大笑:“這小子出了名的一杯倒,前几年,我專整過他兩次……”

    禽迪苦笑着,從懷中取出一顆藥丸,塞進易風嘴里,那藥丸入口即化。

    “醒酒藥?”招鋒歪着腦袋問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但能讓他醒過來。”禽迪道。

    翟冏和招鋒同時色變:“不好!”

    禽迪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這時藥已見效,易風悠悠醒來,不過此時的易副城主跟平時判若兩人。眼神迷離,手舞足蹈,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,舉目四顧,直到看到酒壇,大喜過望,掙扎着站起身,向酒壇方向走去。可禽迪喂他的藥丸只為蘇醒,完全不具備解酒功效,易風晃晃悠悠走了兩步,差點再次摔倒,要不是禽迪在旁邊扶了一把,易副城主搞不好會跌個嘴啃泥。

    “他不能再喝,否則會昏睡多日。”翟冏苦笑道。

    易風還在竭力撲向酒壇,禽迪急得汗都出來了: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簡單。”老頭道。

    一記掌刀劈下,易風應聲而倒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PAW 庫博論壇   訪問人數:

GMT+8, 2018-6-24 09:12 , Processed in 0.160466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