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COPAW 庫博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心絮如雲

[分類未定] [虛擬網遊] 三國領主時代 作者:懶貓不瘦

[複製鏈接]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11-11 20:48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682章 開誠布公

“其實吧,飛魚領也是我的……”魚不智說道。

    朱也被這個消息給震驚了,但他畢竟是在朝中混過這麼多年的老將,雖然驚訝,卻並沒有明顯失態。

    飛魚領歸屬問題坊間早有定論,各種證據都指向廟街十三少的非魚領,就連朱也覺得飛魚領是非魚領附庸很合理,廟街十三少已經是齊國相了,玩家第一諸侯呢。要是魚不智不提,朱恐怕根本不會對飛魚領有懷疑。

    “本想讓飛魚領低調發展,可特別領地離主據遠,人口增長十分緩慢。剛好那陣子幽並鬧狼災,災區很多百姓流離失所,荀休若就讓我義弟阿晨率部進入幽州接人,就此進入外界視線。後來又發生鮮卑南下就食的情況,我弟與白馬將軍相識,長城下與鮮卑騎兵一場大戰,建立起深厚情誼……”

    “討伐董卓戰役結束後,因飛魚領在渤海,且當時已與黑山賊寇交惡,遂以戰役頭名的身份與袁本初建交,這才有了後來渤海太守府與張燕斡旋,並最終卷入飛魚領和黑山賊寇沖突……”

    “這位就是我義弟曲晨,阿晨,快來見過大人。”

    曲晨從魚不智身後跨前半步,向朱施禮。

    曲晨其實有見過朱,上次四族之戰他混在破虜騎里面,遠遠望見過,只是朱不知道而已。朱是朝廷宿將,以前就有听說過飛魚騎將的事跡,長城下與公孫瓚痛擊鮮卑、飛魚領外率騎兵大戰黑山,都甚合朱的胃口,今看到曲晨英姿勃發,不愧是少年英雄,朱心中更是大悅,頻頻點頭。

    “飛魚領情況特殊,阿晨與白馬將軍相識,未敢披露飛魚領真實來歷,好在白馬將軍甚是大氣,並未介意這一點。後來白馬將軍無意中得知阿晨在河套建立據點,還慨然派出一隊騎兵來河套支援……”

    隨著魚不智的講述,朱對飛魚領的創建、與黑山軍結怨和斗爭始末,有了一個相對清晰的認識,而且他大致明白了魚不智為什麼要跟他講這些。

    逐鹿領悄悄建立兩個特別領地,本意都是建立據點,以後悶聲發大財,奈何飛魚領和龍領都因為一些原因早早走上前台,為世人所熟知。雖說逐鹿領行事謹慎,以種種手段為兩個特別領地分別找到背鍋匠,可隨著特別領地面臨的外部沖擊越來越大,靠特別領地兵力很難確保據點安全,魚不智不得不求諸友好的外部勢力。

    當初為保飛魚領,魚不智不得不向袁紹表露身份,建交以對抗黑山軍;前期為保住龍領,到中牟請朱救援對付羌胡。請朱出兵的時候魚不智沒想到他會順勢進駐河套,等到朱以膚施為據點逐步擴張後,龍領和朱勢力守望相助之勢已經形成,大家將會是長期鄰居了。

    為什麼主動道出飛魚領的秘密?

    朱認為,這是大家信任度夠了的緣故。

    這一點固然是對的,但實際情形還要復雜一些。

    大家比鄰而居,基本肯定將來需要長期合作,有些東西該講清楚的得盡早講清楚,免得生出不必要的誤會。比如說趙雲,趙雲這樣的人無論多麼低調,都掩蓋不住他的光芒,除非趙雲離開河套,否則朱遲早會知道公孫瓚有派兵援助龍領。可子龍來龍領就是幫忙打羌胡,一旦這個前提不成立,趙雲沒道理繼續為逐鹿領所用,這是魚不智絕對無法接受的。

    趙雲不能離開河套,沒有個合適的理由,難免引起朱誤會。

    公孫瓚憑什麼幫逐鹿領?

    以前沒听說魚不智和公孫瓚有舊,但朱知道魚不智和袁紹關系不錯,曾經為袁紹送信給他。如今袁紹和公孫瓚爭雄河北,連戰數場,兩邊勢如水火。逐鹿領跟冀州府關系密切,外界知道的其實並不多,表面上看不出兩家有什麼瓜葛,公孫瓚並不清楚飛魚領屬于逐鹿領,但他肯定知道飛魚領和冀州府走得有多近。

    要知道公孫瓚是看在曲晨的面子上派人馳援河套,如果不揭示飛魚領跟逐鹿領的關聯,公孫瓚派部隊援助龍領根本說不通。公孫瓚雖然夠豪爽,但絕對不是傻瓜,正是和袁紹爭霸的關鍵時期,莫名其妙派部隊支援與袁紹交好的領地,腦子沒壞吧?

    以朱閱歷和能力,不難發現其中諸多不合理之處。

    魚不智現在已經知道,朱為何那麼看得起自己,被認定為忠直之士,這廝其實是有點羞愧的,他並不想澄清說自己其實沒那麼忠直,倘若朱誤解他在袁紹和公孫瓚中間兩面三刀,忠直人設崩塌,那就大大不妙了。

    況且趙雲也有很多事情不知曉,他現在連龍領屬于逐鹿領都未被告知,跟朱那邊隨便對一對口供,不穿幫還有天理麼?這次拜訪朱,沒敢讓趙雲率北營沿途保護,就是因為這個緣故。

    與其如此,還不如主動開誠布公,早點把話說開。

    既能把潛在危機提前扼殺在搖籃之中,還能讓朱感覺被尊重和信任,對大家都好,這就是魚不智帶著徐庶和曲晨正式拜訪朱的原因。

    秘密太多的人,早知道蛋疼總是難免的……

    等到魚不智說完飛魚領,朱感慨不已。

    “沒想到不智竟然能建立起兩個特別領地,且那麼早就開始著手運作,在冀州敢與黑山賊掰腕子,隨後又在我朝失地與羌胡惡斗,不智誠義士也!不智以誠待老夫,老夫必對此守口如瓶。”

    “多謝大人,我還有話要說……”

    魚不智今天交代的事情有點多。

    螞蟻商隊屬于逐鹿領,魚不智同樣和盤托出。

    既然告訴了朱飛魚領屬于逐鹿領,螞蟻商隊的事情同樣是瞞不住的。

    一個創建于冀州,通過從幽州販馬迅速崛起,不久便突然進入了巴郡市場,隨後連氣都沒喘勻便進入河套地區,並撐起了龍領的後勤補給責任,這麼一個商隊槽點滿滿……

    時間稍長,朱肯定會看出端倪。

    隨著朱發布光復上郡任務,螞蟻以後在上郡行走也得接受朱管理,索性大大方方挑明,螞蟻走動起來也更方便一些。

    “大人在河套剛剛起步,百廢待興,有用得到商隊之處盡管吩咐便是。”

    “好。”

    朱大喜,爽快應下,河套出產不均衡,他現在的確需要商隊的幫助。

    魚不智和徐庶也松了口氣,以朱的為人,既然願接受螞蟻商隊幫忙,勢必同時承擔起保護商隊的義務,以後螞蟻商隊在河套地區多一把保護傘。朱發展越好,商隊就越安全,朱的招牌可不是龍領能比擬的!

    “不智,老夫沒看錯你!”

    朱心情很好。

    他本就欣賞魚不智,現在對方主動告訴他這些秘密,不僅對他夠尊重,夠信任,也讓他對逐鹿領有了更清晰的認識。逐鹿領的真實實力比他原本看到的強出一大截,重點不在于新增飛魚領一城之力,而是逐鹿領在外交、商業上的潛力,發展得如此全面,讓朱感到非常吃驚。再看到魚不智的智囊徐庶和義弟曲晨都是英武不凡的美少年,心中更是喜悅。

    “上次你送我的巴鄉清還有不少,你們先別忙著回去,我把馮鸞叫上,我們一起喝幾杯。”

    朱從軍數十年,平時非常自律很少喝酒,邀人飲宴算是極高禮遇了。

    魚不智欣然道︰“多謝大人,我等恭敬不如從命。”

    馮鸞匆匆趕到與大家見禮,不久僕人來報酒宴備好,引領眾人到飯廳。

    賓主落座,酒過三巡。

    朱突然道︰“公孫伯圭處,不智打算怎麼辦,就這麼繼續瞞著?”

    魚不智嘆了一口氣︰“不瞞大人,在下對此也很糾結。”

    “公孫伯圭政見如何且不評價,他對阿晨卻是仁至義盡,以實際行動幫助龍領抗擊異族,本不該繼續隱瞞。可那時公孫伯圭和袁本初劍拔弩張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為避免帶來不必要的困擾,我們當時決定緩一緩再說,最好等兩邊止息干戈,再找機會向公孫太守吐露實情。”

    朱露出了然神色,道︰“冀州軍和北平軍先後打了三場大會戰,兩軍皆已疲憊不堪,錢糧物資消耗也很大。龍湊之戰後,公孫伯圭佔住了渤海和平原大部,需要時間消化新佔之地;袁本初則是因為鄴城被黑山軍攻破,不得不回師後方,兩邊都急需休整,料想短期內不會再戰,這時機不錯呢。”

    魚不智苦笑,欲言又止︰“的確不錯,但……”

    就憑公孫瓚對曲晨的義氣,魚不智早在考慮把飛魚領的來歷告訴對方,以公孫瓚的為人,想來也能理解逐鹿領先前為何不願吐露實情,並且幫逐鹿領保守秘密。魚不智原本打算等兩邊會戰結束,因為按照歷史上的記載,公孫瓚會輸掉界橋之戰,被袁紹壓回幽州境內,到時逐鹿領主動坦承身份,哪怕不能給公孫瓚帶來實際幫助,也能收到些許逆境中送溫暖的效果。

    但事態發展出現了些許偏差。

    界橋之戰北平軍輸,巨馬水之戰北平軍贏,前兩場會戰符合歷史劇本,可第三場龍湊之戰偏離了原定路線,公孫瓚居然贏下龍湊之戰,不僅沒有被打回幽州,反而佔據了冀州東部兩郡,形勢一片大好!

    魚不智尷尬了。

    如果讓魚不智在袁紹和公孫瓚中間挑一個人交朋友,他肯定選公孫瓚,豪族出身沒有世家公子那麼多彎彎繞,為人爽直。可公孫瓚居然大獲全勝,戰後形式與預計的大相徑庭,魚不智這時候跑去跟公孫瓚說我是飛魚之主,絕對不會給人送溫暖的感覺,反倒象上趕著跑去抱大腿……

    考慮到此前袁紹任渤海太守之時,為飛魚領斡旋化解與黑山軍的矛盾,甚至與黑山軍兵戎相見,魚不智在袁紹落魄時抱公孫瓚大腿,簡直沒良心!

    千萬不要以為這些都是虛名,認為魚不智想得太多。

    在那個時代,名聲非常重要。

    關東群雄共討董卓,袁紹以太守身份被奉為盟主,僅因為他出自袁氏?錯!昔日在洛陽,敢橫刀對董卓喊出“難道只有你的刀利麼”的豪勇無畏,給袁紹加分不少;曹操本宦官之後,起兵後很長一段時間時間都非常困窘,卻仍然有那麼多英才跑去投奔,固然因為曹孟德乃一代人杰,然兵至洛陽群雄止步時唯有他率部追擊,雖敗不掩其忠君愛國之心,荀那樣的王佐之才,寧肯得罪袁紹也跑去投靠實力不濟的曹操,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。

    所以說,這個時代的名聲還是很重要的。

    在什麼山上唱什麼歌,在三國游戲想混得順暢,這些東西必須得注意。無欲無求的自由玩家可以灑脫一些,至于領主玩家,最好還是照著規矩來,越是發展程度高的領地,領主越應該重視自身口碑。現階段絕大多數領主基本不用考慮這個問題,沒有拿得出手的成就,討論名聲是不是想太多了?

    逐鹿領不同。

    逐鹿領以高薪資高福利著稱,兩次全國戰役和益州叛亂期間,逐鹿軍的表現有目共睹,魚不智的賢名越來越響亮。這是榮譽,也是負擔,魚不智在和npc打交道時必須更加小心,稍不留神落下污點,那就前功盡棄了。

   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何時與公孫瓚攤牌讓魚不智糾結不已。

    去說吧,擔心被公孫瓚認為是在抱大腿,平白無故被人看輕。

    不說吧,公孫瓚已經讓趙雲帶領北營騎兵來河套幫忙,這份深情厚誼,換誰都會有幾分感動,繼續瞞著別人貌似不地道;倘若中途出現什麼意外,被公孫瓚獲悉飛魚領的來歷,以後大家見面更尷尬。這種可能性絕對存在,要知道冀州府認識魚不智的可不少,北平軍已經從東、北兩個方向形成對冀州軍夾擊之勢,搞不好哪天冀州就有官員被俘或叛逃……

    “此事易也。”

    朱哈哈一笑道︰“公孫伯圭乃是盧子干弟子,老夫與盧子干同殿為臣,乃多年老友,曾見過公孫伯圭數次,他向來對老夫行晚輩之禮。公孫伯圭絕非小氣之人,倘若不智還不放心,老夫可修書一封,他必不會見疑。”

    魚不智淚流滿面。

    得到朱認可,感覺象是神光護體!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11-13 23:04:58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683章 萬念俱灰的道士

有了朱這封信,魚不智再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
    從膚施城回來,曲晨就將破虜騎交給李扶,自己直接傳送回到飛魚領,啟程前往右北平跟公孫瓚交底。等到曲晨講清楚來龍去脈,跟公孫瓚約好時間,魚不智再親自登門拜訪,影響兩家關系更進一步的障礙也就沒了。

    徐庶暫時沒有回來。

    帶徐庶到膚施,是為了【光復上郡】任務做準備。

    【光復上郡】任務要求在一年之內收復龜茲、白土、楨林、奢延四城,且提示信息分明有說“越早完成任務獲得的評價越高”,名城戰已經結束,逐鹿領有能力將重心轉向河套地區,【光復上郡】任務被正式提上日程。

    徐庶最初打算,名城戰結束後,從主據抽調一支特殊兵種到河套領地。無論白兵還是無當飛軍,隨便過來一支,再配合領地在河套地區的駐軍,解決掉廢棄縣城內的五千馬賊應該不在話下。兩支特殊兵種的形貌和戰斗風格都很鮮明,但徐庶早有計較,換上磐石營的服飾和兵甲,不暴露獨有戰法,混在大部隊里硬撼馬賊,圍觀玩家能看出端倪才是怪事。

    無當飛軍正在奔赴河套的路上。

    選擇無當飛軍而非白兵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    首先是主將戰力。

    河套駐軍已經有曲晨和趙雲兩大王級猛將,再加上徐庶這王級謀士,高端戰力爆棚,倘若不留下陳到壓陣,主據那邊連一個王級武將都沒有。雖說逐鹿領花費重金建立起來的傳送系統已經成形,隨時可從其它據點抽調人手,但只有在相應主將的統率下,特殊兵種才能發揮出最大戰,兵將不宜分離,還是讓陳到繼續留在逐鹿領比較放心。不難看出,堂堂平安三侯王平的戰力被鄙視了……

    其次是部隊特征。

    白特征實在太明顯,龍領已成為眾矢之的,白的超長長矛一亮相,玩家立刻都會想到逐鹿領的那支精銳部隊,整個神州的螞蟻都會奔走相告,逐鹿領苦心掩藏的與龍領的關系也會隨之暴露。當然,白有分體式矛桿,陳到練兵十分嚴格,白兵的長矛,從普通茅桿到超長茅桿都能熟練駕馭,可河套面臨的對手主要是騎兵,不使用超長長矛,讓白跟騎兵近身肉搏?

    那樣做的話顯然毫無意義,且白戰斗折損勢必會明顯增加。

    無當飛軍掩飾特征則要容易得多。

    只要不讓玩家看到扎馬釘,玩家很難看透飛軍真實身份。

    飛軍遠程攻擊能力不俗,只要想想界橋之戰鞠義對戰北平騎兵的戰果,無當飛軍在河套大有用武之地。況且扎馬釘也不是絕對不能使用,扎馬釘這樣的物事沒超長長矛那麼顯眼,偷偷扔在地上,玩家遠處觀戰很難發現,于是扎馬釘封鎖、弓弩刷人頭的經典套路又可重現,最適合扮豬吃老虎。

    無當飛軍全部由夷民組成同樣不是問題,益州的夷人族群眾多,有很多是羌人,而河套地區的羌人勢力十分強大。龍領多次主動擄掠羌胡部落,招降的羌人也不在少數,步卒里面有夷民戰士再正常不過了。

    從逐鹿領傳送龍領,單人的傳送費用是6000金。

    飛軍目前1300余人,走傳送陣的話需要八百萬傳送金。

    漫說現在逐鹿領、龍領和野馬鎮都在修城牆,就算暫時沒有建設任務,易風也掏不出那麼龐大的傳送費用。飛軍化整為零,著便裝分批趕赴河套,按照從前白到河內幫傲視打軍團對決的行程,路上大概得花兩個月左右。

    這兩個月時間,龍領正好積極備戰。

    趁這個空檔,曲晨正好去幽州見公孫瓚。

    另一方面,廢棄縣城和名城戰都是系統怪,但戰斗有著本質上的不同。

    逐鹿軍打過三場名城戰,是進入虛擬空間與守軍作戰,里面的城防除箭樓外都是看不到的隱藏設施;打廢棄縣城,卻是大地圖上的真實攻城戰,如果有城防設施,其存在方式也跟名城戰不一樣,個中差別極大。

    帶徐庶同去膚施,就是為了讓他能實地考察縣城城防,以便擬定出更具針對性的作戰方案。朱向來看重某“忠直之士”,況且此舉也是為了更好地完成【光復上郡】任務,朱對此自然是大開方便之門。

    不但膚施城隨便參觀,用【撥亂反正】剛拿下的高奴也對逐鹿領開放。

    徐庶有充足的時間為【光復上郡】任務做準備。

    等無當飛軍趕到龍領,攻打廢棄名城的任務即可啟動。

    拜訪完朱,魚不智沒有繼續呆在河套,叮囑翟加緊龍領和野馬城的石牆建設後,很快返回逐鹿領。主據剛升到都城,手頭上比較緊急的涉務事務都有處理,是時候好好關心一下領地建設了。

    領地升級後,逐鹿領大興土木。

    新增建築物列表中,初級丹房、冰窖和工社已先後完成。

    冰窖沒什麼特別。

    工社能加快建築速度並減少花費,優先級很高,需要的高級人才領地都有,也很快建成並投入運營。

    重點說說初級丹房。

    丹房需道士主持。

    丹房與別的生產類建築物有些不同,以往的生產類建築物,建成後就能直接投入生產,不斷制造出相應產品。丹房還需要配備相應的丹藥配方,才能照方抓藥煉制所謂的外丹。最讓人蛋疼的是系統商店無丹藥配方出售,只能讓主持丹房的道士不斷研究嘗試,試驗成功,丹房才能真正投入運營。

    丹藥試驗需要投入大量資金,畢竟是傳說中能生死人肉白骨、讓人長生不老的“仙丹”,用普通的東西哪能有效果?再說,追求長生付出巨額成本貌似也很合理。至于何時能突破,甚至能不能突破,都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   魚不智看到初級丹房說明的時候,就聞到一股濃濃的坑爹氣息……

    前世論壇上早有消息稱,丹房是一個大坑!

    深不見底的那種!

    按照前世論壇上的說法,想憑道士研究鼓搗出丹方,無異于痴人說夢。很多指望研制丹藥賺小錢錢的領地,最後無不落得大量投資打水漂的下場。畢竟是傳說中道家的不傳之秘,數百年來無數方士、術士、丹士嘔心瀝血,也沒折騰出多少名堂,指望普通道士無師自通,確實有點強人所難。

    正因如此,魚不智對初級丹房並沒抱什麼希望。

    反正給丹房配備道士,建築物就算完成,有沒有丹房並不會影響結果。

    但有一個人對初級丹房非常上心,這個人就是易風。

    倒不是易風對長生不老有多少期望,他在意丹房,只是為了錢……

    易副城主或許是逐鹿領三大副城主當中,最悲摧的一位。

    他執掌著最強大、最富庶的主據,不僅要確保主據順利運營,還要不斷向兩個特別領地輸血,壓力可想而知。

    以前只有飛魚領的時候情況還好一些,畢竟飛魚領地理位置極其優越,最耗費資金的石制城牆工程開銷節省很多,咬咬牙也就過去了。可隨著河套據點開始創建,由于河套安全形勢比預料的要困難許多,領地不斷追加投資,持續上漲的軍費全靠主據這邊承擔,野馬鎮向城市級附屬領地邁進,更是讓易風如喪考妣。

    前不久龍領和野馬城雙雙晉級為一級城市,雙雙開始修一級石制城牆,緊接著主城升級成功,可憐的易副城主恨不得把一文錢掰成兩瓣花。要不是螞蟻商隊將龍領俘獲的戰馬緊急出手,為領地多線建設提供了一筆資金,估計易風上吊的心都有了。

    于是易副城主越來越“市儈”,滿腦子都是錢錢錢錢錢。

    任何可能增加領地收入的項目,易副城主都會下意識地想從中摳出油,好不容易多了個初級丹房,有機會煉制出傳說中的靈丹,那能賺到多少錢?長期為錢所困的易風可不管丹房靠不靠譜,他就信事在人為、信人定勝天。

    逐鹿領是游戲中第一個都城級領地,第一個建成丹房,將來第一個煉出靈丹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?靈丹一出,錢途寬廣,有望讓領地捉襟見肘的經濟得到很大改觀,為了這個美好的夢想,易風願意不惜一切代價。

    因為對丹房期望值很高,易風非常願意投入。

    沒有丹方,自行研究的話,自然是道士等級越高越容易出成果。

    被俘後投靠逐鹿領的張角族叔張忠是高級道士,易風強烈要求張忠親自入駐丹房,專心致志地進行煉丹試驗。

    張忠快哭了。

    他是高級道士沒錯,可張忠研究的方向是陣法之道,跟煉丹毫無關系,易風逼著他去煉丹,張忠還是得從頭學起,不會比初級小道士表現更優異。更何況,張忠這人就喜歡鑽研陣法,根本不肯去丹房蹉跎時光。

    兩人一度鬧得很不愉快。

    見張忠不肯就範,賺錢心切的易風情急之下揭了張忠瘡疤。

    “主公命汝開啟其余的魁塔,汝昔日出去跑了一大圈,最後空手而回,經年累月呆在道觀里反復推算,至今數載過去也沒有下文,焉能繼續執迷?我看你還是不要繼續浪費時間了,到丹房尋求突破吧!”

    易風其實沒有奚落張忠的意思,他想說服對方,只是方式有些欠妥。專業和對領地的貢獻被質疑,張忠氣得臉色鐵青,卻無可奈何。

    因為易風說的是事實。

    張忠曾參與過玄武魁塔和青龍魁塔的開啟,黃巾覆滅後他投靠逐鹿領,幫著開啟了白虎魁塔,後來又試圖讓那兩座魁塔為逐鹿領所用,好不容易推算出方位,魁塔卻沒有絲毫回應。

    張忠當時深受打擊,好在魚不智並未苛責,也從未懷疑張忠是否盡心。魚不智勸慰說,也許曾經開啟過的魁塔重開方式不一樣,也可能是黃巾軍有殘余勢力故魁塔無法易主,鼓勵張忠繼續研究。張忠感動得眼淚嘩嘩的,賭咒發誓定要破解魁塔之秘,讓逐鹿軍實力更進一步!

    然而,幾年過去了……

    張忠努力了,但有些事情不是努力了就一定能看到效果。

    他想盡一切辦法,試圖喚醒青龍和玄武魁塔,始終沒有成功。

    後來張忠改變了攻關方向,放棄重新喚醒青龍魁塔和玄武魁塔,轉而全力推算未曾出現的朱雀魁塔和麒麟魁塔。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下,朱雀魁塔大致方位率先推算出來,可問題是,朱雀魁塔還是沒有任何回應。

    張忠幾乎要瘋掉。

    他現在正在攻關麒麟魁塔,麒麟魁塔是張忠最後的希望。

    就好象是一個賭徒,已經輸得傾家蕩產,押上了最後的籌碼,滿心盼著就這麼一把實現大逆轉,沒想到臨到快開牌的時候,旁邊有個人對他說,“你贏不了,還是干點正事吧……”

    張忠沒有辦法為自己辯解,也沒有為領地再開啟任何一座魁塔的把握,易風不小心潑的這盆冷水,讓張忠一時間萬念俱灰。張忠今年已五十多歲,年紀也不小了,精氣神一退,立馬大病一場。

    見老張忠重病,且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易風才意識到自己急于求成,事情辦得不太好,後悔不迭。張忠反應如此激烈,即便今後病好了,易風也不敢再提讓他去丹房,且易風也意識到魁塔推算的重要性遠在丹房之上,自己還是太過心急了,一邊想辦法彌補,一邊請張仲景妥善醫治。

    最後還是魚不智親自出面,充分肯定了張忠在魁塔推算中付出的努力,並表示萬分期待他的研究,張忠才結束了生無可戀的狀態,重新恢復斗志。

    此前張忠帶出了幾個徒弟,一位名叫玄葉的小道士進駐初級丹房。

    其他新增建築物,除太學院和棋社缺乏相應人才,都已陸續開始修建,只是因為工程量的關系,還沒到完工的時候。

    可升級建築物列表進展則要快得多。

    本次晉級的可升級建築物,其中三個由初級升中級,兩個中級升高級,規模普通偏低,技能人才方面也完全不存在障礙,只要資金到位,升級進度是比較快的。截至目前,中級畜牧場、中級雜貨鋪、中級客棧和高級藥圃先後升級完畢,僅高級武館尚在升級中。

    這其中,藥圃升級對逐鹿領的影響最大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7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684章 淡泊致遠的樂天派

    逐鹿領有神農賜福,藥材生產效率非常高。

    另一方面,由于張仲景為首的醫師團隊開發出了,藥材轉化為特產後價值大幅度提升,領地與制藥有關的醫師、藥農職業迎來了曙光,開始為領地帶來盈利。效果獨一無二,面對的又是廣闊玩家市場,又是長期消耗品不愁銷路,始終處于供不應求狀態。

    綜合比較毛利率,的利潤率是另外幾種拳頭產品無法比擬的。每份的藥材成本不到4金,市場單份售價卻高達30金,750的毛利率,豈是布、巴鄉清和絲綢可比?

    這麼高的毛利,跟搶錢沒什麼差別了。

    手握獨家專賣,剛好又有龐大需求的特產,想不發財都不行。

    限制為領地帶來更多利潤的,是的產量。

    再說得具體一些,是逐鹿領的藥材生產跟不上。

    逐鹿領技能人才儲備雄厚,尤其是中高級人才的厚度,是很多領主難以想象的。逐鹿領醫師隊伍相當強大,畢竟是關系到領地鄉民健康的職業,過去逐鹿領收集醫師不遺余力,醫師制作的能力綽綽有余。

    藥農隊伍卻稍顯薄弱。

    別看領地有從事藥材種植的附屬領地草本鎮,可草本鎮藥農數量差得遠,剛研制出來不久,以前制藥行業長期處于虧損狀態,要那麼多藥農干什麼?盡管後來草本鎮的規模得到提升,人才培訓也重新拾起來,可培訓人才畢竟需要時間,且剛出師的初級藥農生產效率有限,藥材產量很難在短時間內呈現井噴式發展。

    為這件事,易副城主沒少花心思。

    除了內部持續培養人才,逐鹿領也沒忘記走出去,派人四處尋找藥農,利用領地高薪資福利、以及神農賜福的便利招攬人手。然而,墊江境內的npc村鎮級據點逐鹿領早就掃過一遍,附近能請的藥農基本都在領地內,人才可不是地里的韭菜,割了一茬沒多久還能割下一茬,收獲甚微。

    逐鹿領的官吏開始走出墊江,去一些更遠的區域踫運氣,可事實證明,離領地越遠,領地吸引力和影響力越低,招攬npc技能人才的成功率越低。

    藥圃升到高級,不僅能種植更多高級藥材,而且生產效率也隨之提高,單看提升幅度不是很大,但整個藥材生產基地所有藥圃全部升級,提升的總量還是很不錯的,不無小補。

    一塊中級藥圃升高級需6000金,貌似不便宜,可與的利潤相比,升級費用再高也值得。領地晉級後,易副城主第一時間便著手全面升級藥圃,而且花這筆錢時難得地不心疼,反而莫名地很爽。

    魚不智也知道領地最近資金緊張,而且這種緊張狀態很可能持續很久。

    資金壓力主要來自于兩個方面。

    一是領地建設潮,別的不說,單是逐鹿領、龍領和野馬城的城牆工程,就足以讓易副城主吐血二是領地軍費處于高點,為打名城大量擴充部隊,名城戰的損失比預計的低,戰斗結束後,逐鹿軍編制並沒有恢復原先水準,考慮到領地規模、軍力需要、解散部隊的成本等原因,部隊得以繼續保留。

    畢竟最近建設資金靠的是戰馬銷售,龍領繳獲的多余戰馬已全部出手,能撐一段時間,可坐吃山空總有山窮水盡的時候,以後怎麼辦?賣掉戰馬的那些錢,並不能支撐太久。

    魚不智很清楚易風面臨的壓力,他也開始更多關注領地經濟收入。

    目前看來,是最有可能帶來豐厚利潤增長的產品。從河套回來後不久,魚不智就跑去草本鎮視察。

    “藥圃都升級了,但藥農的缺口比較大。”華老漢憂心忡忡道。

    “我們不是一直在培訓藥農嗎,怎麼還缺那麼多?”

    “大人張機散出來後才開始大規模培訓藥農,有些晚了。”

    華老漢嘆道︰“草本鎮現在是三級鄉鎮,可以有八千人,可現在的藥農數量才四千多人。我們一共有二十四位高級藥農,所有高級藥農都在培訓,每月能培訓出的初級藥農也只有兩百四十人,如果沒有新的高級藥農加入,照這個培訓速度,差不多得近兩年時間才能補足草本鎮藥農之不足……”

    魚不智眉頭皺得老高。

    藥農數量不足是最大問題,沒有解決之前,藥材生產很難有大的提升。人才缺口這麼大,靠內部發掘潛力實在太慢了,看來還是得付諸外求才行,然而領地招攬藥農的進程並不順利,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胡同。

    “我來想辦法!”魚不智一字一頓道。

    藥農的問題,直接關系到逐鹿領經濟是否能持續健康發展,十分重要。當發現領地培訓路線解決問題緩慢,魚不智大包大攬地表示由他來想辦法,既是出于領主肩負的職責,更是為領地經濟現狀不得不如此。

    敢說“我來想辦法”,魚不智是有底氣的。

    他的底氣就是巴郡太守府。

    一郡之地,只要不是未開放或偏門職業,基本上什麼樣的人才都會有,雖說藥農不是什麼直接關系到民生的職業,但仔細找一找,相信多少會有些收獲。趙部也的確沒有讓魚不智失望,幫著網羅了50多名中高級藥農,其中高級藥農有十余人,有了這批生力軍加入,逐鹿領藥農培訓速度提高了一半以上。

    革命尚未成功,魚不智無法滿足,又將主意打到了其他玩家領地身上。

    “你那邊有多少藥農?”魚不智徑直問紫風。

    紫風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卻還是老老實實道︰“二十幾個吧,怎麼了?”

    “才二十幾個……”

    “藥農創造不了多少效益,制造出的藥品沒賺頭,沒事誰培訓藥農啊。”

    魚不智嘆道︰“說的也是,你那有幾個高級藥農?”

    “兩個。”

    “能借不?”

    “當然,其實送你都行。”紫風二話沒說就答應下來。

    魚不智抹了一把汗,這家伙確定知道高級藥農對逐鹿領多有價值嗎?以他對紫風的了解,紫風必然是知道的,畢竟在玩家群體中掀起了很多波瀾,只不過因為大家是老朋友,紫風知道逐鹿領需要更多藥農,並不介意將自己手上難以發揮的高級人才拱手相讓。

    紫風如此爽快,魚不智反倒不好意思起來。

    紫風領是墊江鐵三角之一,領地發展其實不錯,可惜跟出了名變態逐鹿領一比,紫風領的光芒頃刻間黯淡許多。紫風對彼此差距倒也很看得開,他強任他強,朋友強有什麼不好?哥繼續有條不紊地發展自己便是,在一起玩耍的時候,也不會因為逐鹿領是龐然大物導致情緒波動。

    淡泊致遠的樂天派,指的就是紫風這種。

    墊江鐵三角里面,紫風的存在感是最低的。

    紫風領經濟狀況說不上太壞,也不是太好,確保石制城牆的施工不中斷存在一定難度,可他並不是太在意。有錢就修,缺錢了緩緩也沒關系嘛,沒什麼好著急的,淡定得讓人羨慕。話說魚不智剛認識他時紫風不是這樣,也不知是否是逐鹿領的滾雪球發展讓他大徹大悟,不經意間立地成佛。

    “這個家伙真是淡泊得令人無語啊……”魚不智暗自感慨。

    “剛才開玩笑的,其實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聯合賺小錢錢,有興趣嗎?”

    “賺錢?有,簡直太有了!”

    淡定如紫風這樣的家伙,對賺錢機會也不會視而不見。

    “你的藥農幫我種指定藥材吧,的原料,你能種出多少藥材,制作出來的賣掉後分紅,你拿走40,如何?”

    逐鹿領醫師有多,缺的是藥材,那麼魚不智就收購藥材。

    紫風一听,大喜過望,忙不迭地答應下來。

    魚不智曾經在詢價時給天下軍團交過底,的成本和利潤如何,紫風也是知道的。4金的成本,售價30金,七八倍的利潤空間,紫風分四成銷售額,每造出一份也能賺8金,利潤高達兩倍!雖說魚不智拿的是大頭,但是逐鹿領特產,逐鹿領還要出醫師制造藥品,考慮到專利權益和逐鹿領夸張的薪資成本,魚不智拿六成並不過分。

    藥材是原料,誰家藥材能賣出這麼高價?

    抱智哥大腿是對的,躺著賺錢!

    對逐鹿領來說,雖然分出部分利潤,但醫師的剩余產能得到充分利用,只需要動動手,就能獲得不錯的額外收益,緩解領地近期面臨的資金壓力,魚不智對此也相當滿意。

    雙贏的合作模式,皆大歡喜。

    魚不智道︰“那就這樣說定了,可惜你那邊藥農太少,抓緊時間培訓吧。除非游戲中出現能夠替代的藥品,否則這門生意可以做很久呢,我現在不擔心賣不出去,就是藥材太少了。”

    紫風淚流滿面,不是智哥不給機會,奈何資本有限,徒呼奈何。

    “好。材料不夠,智哥把天下那幾個領地拉上嘛。”

    “會的。天下那幾個領地是附帶資產,領地經營還是你這邊重要性更高一些,萬一你和天下幾個領地拿得出的藥材超出生產能力……我先跟你通個氣,等下就找咆哮他們說這事。”魚不智平靜道。

    逐鹿領醫師雖然多,但紫風領和天下的五個領地加在一起有六個領地,萬一個別領地藥農眾多,藥材生產能力出眾,魚不智還真不敢說逐鹿領有能力全部吃下。制造的原料,有幾種是生藥,必須在采摘後數日內趁藥材鮮活時使用,沒辦法保存太久。

    紫風道︰“智哥,藥材超出生產能力,是擔心醫師不夠嗎?”

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“我們有啊!”

    魚不智眼前一亮。

    一語驚醒夢中人,他這才發現自個先前貌似想偏了。

    既然能借用盟友藥農提供原料,為什麼不能順便把醫師也利用起來?逐鹿領的醫師團隊規模龐大,即便無法完全消化掉盟友生產出的所有原料,相信借調不了多少醫師。至于領地外醫師無法制造特產,解決起來也不難,暫時先轉到逐鹿領不就行了?最多再按醫師的實際生產能力分成。

    以鐵三角的情份,這種人員交流根本不是事!

    產業整合,優勢互補,提高生產效率,何樂而不為?

    魚不智繼而又想到,還有更多潛力可挖。

    醫師是直接關系民生的常規職業,既能制藥又能看病,藥農的適用面則小得多,種出來的藥材造普通藥品利潤微薄,玩家領地普遍不會大力發展藥農隊伍。逐鹿領醫師比藥農多得多,相信紫風領和天下領地也不例外。

    如果逐鹿領吸納了盟友家的醫師,必然又回到藥材不足的局面。

    盟友家的藥農就這麼點,現在抓培訓也改變不了生產能力過剩的局面,畢竟醫師隊伍也可以通過培訓壯大,培訓增加醫師的速度比藥農要快得多。逐鹿領固然可以控制引進醫師數量,可要是從外面收購藥材原料,充分利用醫師的生產力,豈不是更有搞頭?

    從外面收購藥材原料,比市場價稍高一些就行……

    賺得多!

    賺很多!

    賺更多!

    “等我開個聊天室,把咆哮他們拉進來。”

    聊天室建好,魚不智隨即發出邀請。

    紫風、咆哮光環、雪音和久久發紛紛進來,隨逐鹿軍參加過名城戰的天下四人組,唯獨沒有邀請吃飯兄。魚不智很清楚吃飯兄在軍團中的角色,作為一名打手、軍團首席戰斗擔當,賺錢這種小事,吃飯兄是不會關心的。

    “什麼情況?”

    將制藥產業資源整合、共同奔向,天下眾集體拍桌子。

    “支持!”

    “同意!”

    “點贊10086!”

    一起賺錢的大好機會,誰都不願錯過。

    其樂融融的氛圍中,大家就醫師分紅比例、借調逐鹿領期間薪資標準和支付、對外收購藥材價格等細節達成共識。半個小時後,各領地可抽調的人才數量、產能等情況匯總完畢,雪音等人向逐鹿領行政中心通報情況,逐鹿領隨即對外發布收購藥材訂單。

    高出市場價50的收購,讓很多中小領地難以拒絕!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昨天 22:49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685章 商隊亮紅燈

    悄無聲息間,墊江鐵三角完成了制藥產業資源整合。

    這是一次嘗試,通過把鐵三角內部特定職業的技能人才集中,生產出有更高附加價值的商品,使得大家都能賺取更多利潤,有效利用特產優勢,實現攜手發展經營。不僅讓每一個參與者都能獲得好處,也讓鐵三角的聯系變得更加緊密,和以前主要憑交情相互扶持相比,產業資源整合讓鐵三角真正意義上更好地融合,榮辱與共的態勢更加明顯。

    在產業資源整合嘗試中,特產是產業合作關鍵,擁有特產制造技術的逐鹿領,有資格拿走大頭。但這不是一錘子買賣,都有賺頭才能長久合作,況且魚不智跟紫風、天下眾是老朋友了,過去長期合作積累下深厚的情誼,分配利潤時沒有人會過多計較。

    多領地協作與最初的單打獨斗模式完全不同,涉及到一系列配合問題,從原料生產、初步處理、運輸、制藥,到成藥的分銷、藥品需求趨勢監控、市場反饋、定價檢討等情況,都需要有人持續跟進和協調。天下軍團人多勢眾,有專門的商人團隊,只要雪音插手,這些瑣碎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,逐鹿領要做的就是繼續擴大產能,直到市場飽和為止。

    天下眾對這次產業整合興致勃勃。

    天下以軍團起家,但領地重要性盡人皆知,沒人會拒絕推動領地發展。再則,天下的幾個領地雖說發展程度較低,卻勝在數量多,五個領地佔據的份額比紫風領可大多了,最後能分到的收益也會更大。對天下軍團來說,軍團是主業,領地是副業,但副業經營好了也能反哺主業,從經營角度看,合作生產【張機散】比別的業務強多了,不重視才是怪事。

    嗅覺敏銳的雪音已經將目光望向了其他地方。

    逐鹿領賺錢的產品可不止一個。

    【張機散】能合作,別的特產呢?

    布做成衣物後周期較長,搶手度沒那麼高,可巴鄉清是快速消費品,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。釀酒消耗大量糧食,逐鹿領沒有糧食短缺問題,畢竟有螞蟻商隊保持供給,那唯一制約巴鄉清產量的就是技能人才,也就是廚師。廚師是常規職業,盡管高級廚師不多,但初、中級廚師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的,湊一湊,拉到逐鹿領釀酒分紅,豈不是更加美滋滋!

    逐鹿領還有兩種高利潤商品,白竹弩和絲綢,雪音直接忽略了。

    白竹弩必須由人制作,逐鹿領自個都造不出來,更別提天下領地了;絲綢則是因為人才難找,雪音一直對魚不智利用官府力量搞到高級織工和蠶農眼紅不已,這種作弊方式不是誰都有機會復制的。另一方面,絲綢價值雖然高,卻並不具備特殊性和壟斷性,在自家織坊生產也是一樣。

    雪音提出,可以在巴鄉清生產上開展類似合作。

    魚不智大為心動,但權衡再三,還是婉言謝絕。

    首先多領地產業整合是一次全新嘗試,需要通過實踐以不斷磨合完善,一開始就全面上馬,很容易欲速則不達,不如先通過制藥積累經驗。

    其次,巴鄉清的利潤空間遠不如【張機散】,高級廚師人才儲備、廚師隊伍總規模也比藥農強了不知多少,要知道逐鹿領是有大師級廚師坐鎮的,逐鹿領很快就能補足人才缺口。現在從外部招募廚師進來,沒過多久讓人家回去顯然不合適,留下又會擠佔自家人才的位置,還不如暫且忍耐。

    第三,糧食供給方面也亮起了紅燈。

    逐鹿領生產出的糧食不足以自給,需要進口才能保證領地軍民不餓肚子,釀酒消耗的大量糧食更是來自進口。糧食供應由螞蟻商隊負責,可螞蟻商隊等級有限,單地采購量會受到限制,只能通過多地采購為領地籌措足夠糧草,隨著逐鹿領對糧食需求越來越大,螞蟻商隊的壓力也越來越大。

    三基地同開,還都是城市級領地,一個新興商隊應付起來頗有難度。

    龍領建立後,由于安全形勢的緣故,河套據點不適合農耕,所需糧食幾乎全靠進口,是第一個拖油瓶。野馬城是第二個,朱�y的兩個縣城流民恢復需要時間,糧食產量不足以養活他帶去的所有軍隊,是第三個拖油瓶。而螞蟻商隊為了進軍河套,被迫削減在其他地方的網點投入,購進糧食的能力有所下降。在糧食一項上,進項減少而出項顯著增加,糧食供應吃緊。

    這種情形下,維持巴鄉清現有的產量已實屬不易,增加產能力不從心。

    甦三最近壓力山大。

    螞蟻商隊發展得很快,這麼短的時間之內,從1級商隊升到4級商隊,成長速度前所未聞,卻似乎怎麼也追不上領地不斷拓展的勢力版圖。甦三和魚不智聊過,糧食供應緊張的問題,在螞蟻升到5級商隊之前很難緩解。

    5級商隊可以增加一些停靠點,但這並非重點。

    關鍵是,5級商隊可謀求晉級為商會,從行商變成坐賈!

    商隊晉級為商會並不容易,實際上非常困難,但逐鹿領沒有別的辦法,即使領地接下來沒有大動作,照顧好目前的勢力範圍都有難度。隨著逐鹿領三基地人口持續增長,需求不斷增加,商隊局限性會表現得越來越顯著,無法升上商會,遲早會玩脫。

    當然,這些都是後話。

    回到產業整合問題。

    魚不智將巴鄉清合作無法展開的原因和盤托出,只是沒有提河套領地,雪音頗有些遺憾,卻也無可奈何。客觀地講,逐鹿領擁有的重點商品當中,【張機散】或許是最適合合作經營的特產,有著特殊用途和廣闊市場前景,把制藥做到極致,每個參與者都能從中獲得很好的收益,沒什麼不滿足的。

    制藥產業資源整合很快付諸實施,【張機散】產量明顯提升。

    特產產量提升,領地收入隨之增長。

    粗略算出領地能增加多少收入後,易副城主臉上的愁苦終于淡了幾分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昨天 22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第686章 幻朮解密
.

  “節目還是有點少。”從戲園里出來,魚不智對易風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其實鄉民們對戲園節目普遍還是很滿意的,可以直接漲價……”易風抓住機會繼續游說領主,戲園門票漲價是他念念不忘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別提漲價的事了,”魚不智皺眉道:“戲園從二級城市時期開始運營,對鄉民們開放了這么久,突然漲價說不過去,要漲價,也得有合適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易風無奈道:“諾。”

    制藥產業資源整合已步入正軌,內部生產有逐鹿領行政中心負責打理,外部協調和分銷有天下軍團跟進,不需要領主勞心勞神。

    不過魚不智也沒有閑着。

    趁着無當飛軍還在趕赴河套的路上,【光復上郡】任務還無法啟動,索性靜下心來好好關心一下領地內務,看到年青的易副城主鬢間那几縷白發,魚不智終於有些許良心發現,總是把擔子壓在易風肩上是不對的。

    易風能力在三大副城主中敬陪末座,但并不是說易風自身的實力不行,客觀地講,易風資質真不算差,且執掌逐鹿領政務后進步明顯,普通領地很難找出比易風更強的轉職官吏,之所以被認為最弱,那得看拿他跟誰比。另外兩位副城主,一位是來自潁川荀氏的名門高弟,另一位雖然在曆史上名不見經傳,卻是來自於鹿門山的正式弟子。無論哪一位都不是普通人物,比被逐出鹿門山的易風強一些。

    在易風治下,不僅逐鹿領發展勢頭良好,還不斷為兩個附屬領地輸血,讓薪資福利支出巨大、且三基地同開的逐鹿領至今沒有崩槃,非常不容易。另一方面,別看易風很多時候給人苦大仇深的印象,可他做事情認真負責,思慮縝密,處理領地事務相當穩健,很少有他解決不了的政務。

    除了長期處於資金緊張狀態之外,易風基本沒有給領主添過堵。

    魚不智關注領地政務,重點只有一個:錢。

    制藥產業資源完成整合,勢必會為領地帶來更多收益,緩解資金壓力,可對於開着三基地升級的逐鹿領來說,要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,任何時候都辦法增加收入都不為過。

    領地實行高薪資的結果是藏富於民,可鄉民們手中的錢如果收不回來,就會出現民富國窮的尷尬狀況,怎樣讓鄉民們多花錢,是領地要解決的事。逐鹿人并不吝嗇,可讓大家花錢總得有項目,民生消費無法大幅提升,教育免費,逐鹿人享受多重加成,身體素質普遍較好,醫療方面支出也不大。

    完成對居民消費摸底和分析后,還真讓魚不智找到兩個可能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逐鹿領面臨的問題是,鄉民們可支配收入太多了。

    常規支出無法吸納到更多資金,那就為鄉民們提供更多高端消費項目。魚不智認為,發展奢侈品和娛樂消費或許能解決這個問題,既提升鄉民生活品質,又能擴大內需緩解領地資金壓力。

    說到奢侈品,逐鹿領其實是有的,巴鄉清、賨布、絲綢都是,除巴鄉清之外,另外兩種都對逐鹿人敞開供應,但這几樣東西還遠遠不夠,需要引進更多奢侈品并投入市場。

    易風已經頒布告示,鼓勵各商隊將各地特產或高價值商品帶到逐鹿領,合適的話領地願意統一收購,適當加價后再出售給逐鹿鄉民。托趙部的福,逐鹿領現在是巴郡經濟中心,商業活動十分活躍,消息傳出后,商人們自然會去想辦法找東西過來,領地行政中心負責把關就行。

    奢侈品引進需時,進程不由逐鹿領掌握,短時間內難以看到效果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提升娛樂消費似乎更容易取得成果。

    這就是魚不智和易風跑到戲園體驗的原因。

    戲園里座無虛席,鄉民們的喝彩聲不斷,但節目的類型遠稱不上丰富。

    領主的出現,讓在戲園看表演的鄉民激動不已,魚不智受到的愛戴可不是蓋的。誰都知道領主大人向來寬厚仁慈,以前最喜歡和大家打成一片,雖說這几年已很難看到他在領地內遛達,可那絕不是因為領主變得傲嬌了,而是他太忙,領主大人這么辛苦地到處奔波,不就是為了讓大家過得更好?

    正因如此,鄉民們對領主的認同程度絲毫沒有減退。

    得知領主大人來戲園,是為了考察戲園節目的丰富度,大家更激動了。

    鄉民們紛紛在領主面前直抒胸臆,直言希望多一些娛樂。

    戲園屬於文化類建筑,文化類建筑物數量本就不多,除開與教育、宗教、研發機搆等建筑,真正跟娛樂沾上點邊的,其實也就是戲園和樂府了。樂府是培養音樂人才的學府,算是專業機搆,能夠為普通鄉民帶來快樂的,數來數去就只有戲園這一個,領地娛樂之匱乏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到目前為止,長期表演的節目相當有限,有歌舞、角抵戲、雜技之類。

    至於幻朮(也就是最早的魔朮),雖說早在數百年前神州就有相關記述,然而中國古代的幻朮主要就是“連環”,而且從事幻朮表演的“眩人”很少,每當有眩人來領地登台表演,總能給鄉民們帶來極大滿足。而“吞刀吐火”、“划地成川”等幻朮節目,在這個時代是西域魔朮師的專利,并不常見。

    盡管領地的歌舞、角抵戲和雜技節目也不錯,可看久了也會審美疲勞。

    鄉民們殷切期待看到更多娛樂節目。

    由於人口眾多,娛樂需求很大,現有的這些節目也不愁沒有觀眾買帳,易風讓行政中心在逐鹿城同時增建多個戲園,中心城區和東南西北四個區都要照顧到,先別管表演人手緊張的問題,把場子撐起來多收點門票再說。可要是抬高票價,領主比較愛惜羽毛,沒有新節目之前看來休想實現。

    易風滿臉期待地望着魚不智。

    “主公,新節目怎么辦?大家可都在等您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逐鹿人對領主的信任毫無保留,大家感念領主大人的仁德,同時也堅信魚不智無所不能,認定這世上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。娛樂不足的問題,其實存在已經很久了,始終得不到改善,於是逐鹿鄉民因此多少有些不滿,早就想跟領主提意見,卻又覺得不應該拿這些小事去麻煩魚不智。

    領主大人辣么忙……

    雖說大家并不是很清楚他到底都在忙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見領主到戲園視察,鄉民們哪里還會客氣,紛紛暢所欲言。剛才在戲園里,魚不智不忍讓鄉民們失望,表示自己會盡快解決這個問題,嚴格講是句場面話,沒想到大家一個個喜出望外,仿佛新節目已板上釘釘,跟過節似的,對領主各種歌功頌德,并表示會將這個好消息告訴更多人。

    按照易風的估計,最遲明天,領地九成民眾都會知道這個消息,然后所有人默默地等待領主大人給大家帶來驚喜。

    魚不智抹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他心中頭一次生出“為名所累”的感慨,鄉民們對他的期望值太高了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英明神武的牌子不能砸掉!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辦法!”魚不智咬牙道。

    一天后,易風拿到一沓紙。

    “幻朮解密?”易風滿臉震驚之色。

    “沒錯!”

    魚不智得意洋洋道:“眩人慣於在各地游走,數量也少,不能指望流方眩人持續為鄉民表演幻朮,我們干脆培養自己的眩人。這里面不僅有最常見的連環幻朮,還記載了很難看到的銅錢(硬幣)幻朮、繩子幻朮、線灰懸針、油鍋撈銅錢等新奇幻朮,挑些機靈的鄉民秘密練習,練好了就登台。”

    易風瞠目結舌,看着最上面一頁的記載,越看越吃驚。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理論上是可以的,找人試試就知道了。”魚不智道。

    幻朮解密是他在網上搜到的,挑了些適合這個時代的節目,都不復雜,可對漢末時期的人來說足夠驚艷,主要是游戲時代背景魔朮發展程度太低。只選小魔朮,是考慮到魔朮師成長得有一個過程,復雜一些的魔朮未必能消化,畢竟魚不智不會魔朮,也不會培訓魔朮師,只能讓受訓者自行摸索。

    易風很清楚這份幻朮解密的價值。

    里面的新魔朮一旦成功,絕對會引起轟動。

    漲價有望!

    易副城主熱血沸騰,激動道:“屬下這就去辦!”

    “都給簽保密協議,不管練不練得成,絕對不能泄密。”魚不智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諾!”易風對領主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    魔朮節目不准泄密是必然的,觀眾看不透其中奧妙,就會有欲望多次掏錢進場觀看,就能有更多門票收入。

    網上搜魔朮解密,每位領主都能做到,但想不想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。即使想到了,還有市場需求的問題,三萬五千個領地當中,鄉民錢多得沒地方花的領地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看到易風歡天喜地地離去,魚不智莞爾一笑。

    “一些魔朮節目樂成這樣,易風太容易滿足了,這家伙定是想到漲價,可几個魔朮就漲價貌似不怎么厚道呢。哥可是被鄉民視為無所不能的男人,怎么也得多鼓搗些節目出來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來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!”衛士快步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讓熊棟、度節族長和徐飄渺來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諾。”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PAW 庫博論壇   訪問人數:

GMT+8, 2017-11-21 15:53 , Processed in 0.20494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