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COPAW 庫博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樓主: 心絮如雲

[異世大陸] 碎星物語 作者:羅森(連載中)

[複製鏈接]
 樓主| 發表於 4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

三十一章無謂的糾結

    伸手輕撫溫去病的耳朵,武蒼霓溫柔微笑道:「但我最終發現,那就是你,雖然外表不一樣,形像是假的,但那就是你,我們之間經歷過的風風雨雨,那些不是假的,我們共有過的回憶,那些都是真的……」

    溫去病微笑不語,自己也曾納悶過,武蒼霓得知真相後,怎麼那麼快就完成心理調適?

    當時,自己只猜測她性子執拗、倔強,前頭出現的難度越高,越會激起她的鬥志,既然決心要追到手,哪怕這個人已經變了樣,還是要貫徹目標,追到再說,頂多追到之後再扔掉就是,當初她以武家公主之尊,追到碎星團來從軍,就頗有些這樣的味道……沒想到,這回居然有那麼細的心理轉折……

    「……你年紀比我小,但心境卻比我成熟,所以,我也不算喜歡上比自己小的男人。」

    武蒼霓笑著說完,忽然朝溫去病胸口敲上一拳,半成的龍象之力,著實不輕,後者一下變了臉色,如果不是已證天階,這一下不曉得要被打飛到哪裡去。

    這一拳,似乎是在為自己先前的有眼無珠而懊惱,只不過有了一個胸膛依靠之後,那份懊惱就直接往這胸膛捶過去……大家都是依靠,方法不太一樣而已。

    面對這一擊的攻擊,溫去病獨自承受。而一擊過後,武蒼霓的表情也頓時變得柔和。

    武蒼霓靠在溫去病肩上,仰看著天上月色,看著月色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,道:「不管你是什麼樣,和你分開的時候,我會想你,遇到事的時候,有你,總能讓我安心……你們兩個都是一樣的,這樣就夠了。」

    ……是啊,這樣就夠了……

    老家出事,返家時只能偷偷看著自己父親,不能相見,因為如果現身出去,可能就是惡鬥連場,再無轉圜。

    這樣的痛苦難以用語言來形容,心中的痛苦只能獨自承受,獨自品嚐這樣的悲傷,雖然有溫去病安慰,但內心深處的傷痛難以承受。

    甚至,武蒼霓回想到那時清理魔族和妖族傀儡的畫面,雖然有她的好朋友,但她沒有體會過親身殺死親人的那種痛苦。

    想到早晚要面對這場衝突,這是武蒼霓情感波動的理由,但她的這一面,不會給別人看到,溫去病是唯一的例外,而即使在溫去病面前,這一面也不會展露太久,她不想讓她可憐痛苦的模樣被人看見,被人欣賞,她想要留給人堅強的背影。因為說到底,她就不是一個放任自身情緒,只陷於悲傷悔恨之中,不干實事的女子。

    在短暫的釋放後,她重新將精神武裝起來,穩住了心緒。而在悲傷、憤慨沉澱下來後,油然生出的新情感,就是熾烈的恨火!

    如果不是魔族,如果不是他們,武蒼霓覺得,她的家人不會有事,但現在,因為魔族的到來,自己親友成為了傀儡,是需要被清除的存在,滔天的憤恨火焰,灼燒著武蒼霓的心神。

    「魔族那些東西,居然用這種手段!我絕對不和他們善罷甘休!」

    武蒼霓咬牙切齒,矢志報復,全身心投入工作,認真刻苦的態度讓人側目,也讓人心疼,工作之中與溫去病等人將先前商議的大方向,分化細目,提出設想,付諸實現。

    一系列複雜忙碌的過程過後,武蒼霓等人也最終做好了準備工作。

    摸清楚敵人首腦這點,由韋士筆負責,武蒼霓也加入進去,這是她最能使得上力的地方。

    探查的目標,主要是武家、袁家和朱家,以及封刀盟,儘可能去調查出來,在那些已經被魔族憑依的人物當中,是否有層級之分?有否主將級的魔物存在?這其中也包括了針對司徒誨人的調查。

    龍仙兒曾提示過,魔族準備大量製造那些很免洗的地階,恐怕要用來發動一場大召喚,這個情報也獲得了重視,這要是真的,人類的生存將面臨更加嚴峻的考驗,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在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生存下來。韋士筆全力發動,調查內情,詳細瞭解具體情況,不敢有絲毫鬆懈,每一步都仔細思考,並且擬定阻止計畫,絕不能讓魔族姦計得逞。

    為了做好這項工作,所有人都警惕起來,行動的每一步都盡善盡美。

    只是,不管情報工作怎樣進行,想要解決當前問題,還是只能靠技術,這一點就落到溫去病頭上,他又一次站出來,承擔整個世界的未來希望。

    「……哪有這麼容易的?」

    在自己的實驗室裡,溫去病不住構思,想著種種的可能,研究龍仙兒給的資料,試圖從中找到可行的防範方法,至少,也要處理掉那些在體內寄生的魔蟲。

    這是最關鍵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要是能成功會拯救不少人,也能避免當年的慘案再次發生,一切都很重要,所以,此時,溫去病前所未有的認真,甚至針對這些做好了各種設想,猜測了各種可能。

    然而,現實太殘酷,儘管溫去病做了各種可能的設想,但是,連著幾天忙下來,結果,幾乎是沒有……

    「……我早就說過,我是工程師,不是醫師,也不是藥劑師,你們總是把我混著用!」

    被難關卡著,已經數日未眠,滿臉鬍渣的溫去病,雙眼血紅,流著眼淚,如斯抱怨,而在他旁邊的尚蓋勇,則是聳聳肩,一副看熱鬧不嫌棄事大的神情,「但你一直也幹得不錯啊,之前的每一次,你最終也都找到解法了。」

    「……嘿!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啊!」溫去病摸著下巴,道:「抓蟲我會,但那是不計後果的,如果是抓蟲兼醫人,綁手綁腳,這個我就沒頭緒……恐怕還是得找專門的醫生問問。」

    這話溫去病不願意說,他覺得丟人,不願意去,這畢竟是臉面問題,但白忙活了幾天,終究不得不說,而這邊剛開口,尚蓋勇的眉頭就皺得亂七八糟,因為事關醫 ,向來就是碎星團的軟肋。

    「……又要看那群尼姑的臉色啊……」

    月光神尼在皇城大戰中,站在碎星團的相反立場,尚蓋勇對此事耿耿於懷,所以,並不想接觸,一是麻煩,再一個,怕被坑了。只不過,困境當前,這也不是玩糾結的時候,韋士筆開英雄大會時,就已經向各方勢力表達前仇不論,願意攜手合作者,一概接納的意願,現在糾結扭捏,毫無意義。

    所以,儘管心中不怨,思量再三,尚蓋勇決定幫手。

    「有個情報,新收到的,或許對你有用處……」想了想,尚蓋勇道:「十字庵有支隊伍,這兩天到了西北,拜訪金剛寺……好像是要商量什麼,阿筆他估計是和這次的亂局有關,你如果去那邊打個醬油……起碼不會太討人厭吧,本來你也就該跑一趟的……」

    回歸之後,溫去病全身心都投入碎星團的事務,把自己的家事扔到一邊,也沒有時間去處理,但事實上,嶺南溫家的人馬,被彌勒活佛帶走,安頓於西北,雖說安全有保障,待長時間也沒問題,但是,也不可能一直待著,身為家主,就要關心家人的生存,關心他們的安危,溫去病有責任將人接回,早晚得有一趟西北行。

    想到這個,溫去病苦笑道:「也未免太巧了,這個世界的兩大佛門傳承,一起碰頭,我總覺得有些味道不對……佛門……或者說佛界,可能有行動了……」

    聽此言,尚蓋勇煞有介事的點頭道:「阿筆也是這個意思,魔界有了動作,其他的勢力肯定不會坐視,仙界假手於你,傳來技術,可能就是一種介入,佛界那邊有動作也不奇怪,鬼界……說不定也會有。」

    自從封神颱出現裂痕,妖魔就開始作亂,情勢就已經非常明顯,人族想要生存,除非在諸天神魔之中做選擇,結交或依附某些勢力,抗衡另一些,這策略如果玩得好,甚至可以遊走六家,遊刃有餘,贏得足夠的生存空間。

    不然,等待人族的結局都太淒慘了。

    雖然,本身弱小,強鄰環伺,玩這種遊戲等若腳踏刀尖起舞,但怎麼都比憑著人族單一之力,抗衡諸天神魔來得現實,如今,碎星團在天下大勢中,已經爭取到一個相對關鍵的位置,只看要往哪邊伸手,或是要接住哪邊伸來的手而已。

    「真是可惜啊,魔族太莽撞了……」溫去病嘆道:「要不然,我們本來也可以談談的……」

    聞言,尚蓋勇看向友人的眼神,整個就像是看到鬼,溫去病不悅道:「幹什麼?交涉之道本來就是多留空間,仙界給我們一點小恩小惠,我們就要和仙界握手?怎麼也得待價而沽吧?」

    尚蓋勇點頭道: 「理解,然後你就待到了魔族的一大巴掌。」

    「……所以才說這幫龜兒子不講人話啊!」溫去病悻然道:「只能照老方法,先把他們打趴,再看看怎麼談了。」

    研製解法遇到難關,溫去病頭暈腦脹,西北之行是非去不可了,身為天階者,去西北不過閒庭信步,用不著多少時間,隨時可以走,但在去之前,溫去病另有盤算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前天 22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三十二章渣男

    「一個人去不太保險,老尚,你陪我走一趟。」

    「陪你去金剛寺?」聞言,尚蓋勇望向友人的神情,就像是看到一窩鬼,「你這是擺明要出賣兄弟?還是專門去汙辱他們的?金剛寺對我可看不順眼,我們兩個過去,是直接要干仗嗎?」

    「想太多!」溫去病搖頭道:「去封神颱而已,那邊應該有些事能做。」

    說走就走,兩名天階者同行,壓根不用提防被什麼人襲擊,雖然封神颱與外聯通的道路,全部被斷絕,可溫去病、尚蓋勇直接穿梭空間,進入太一空間。

    當初建立英靈殿,最大的意義,是藉此連結太一,進行交易,封神颱什麼的,都是後頭才漸漸建立,反而不是重點。

    如今,溫去病等人已證天階,根本不必依靠英靈殿來連結太一,反倒是可以通過太一空間,進入英靈殿。

    這種時候,太一反倒成了最強大的看門者,除了碎星者,如果旁人要走,在法則牽連下,不准的就是太一,別說普通天階者,就是大能都別想說過就過。

    「咳……應該找人來打掃一下的。」

    溫去病發著牢騷,看著滿目狼藉的英靈殿,尚蓋勇則在旁邊翻著白眼,這裡壓根就不是可以隨意讓人進出的地方,想要打掃,只能由四大武神自己來。

    「對喔,你那邊還有兩個妞,阿山,可以喊她們來打掃。」

    「兩個妞?蒼霓?你想多了。」溫去病搖頭道:「你還沒看出來嗎?蒼霓她能文能武,上馬砍人,下馬宰人,功夫是一等一的硬,上了桌遠能談判,近可安邦,什麼行政財務,通通難不倒她……」

    「 ……這和打掃有什麼關係?」

    「就是因為一點關係也沒有,所以她根本就不會啊!」溫去病嘆道:「她世家出身,打掃什麼的,本來都是奴婢幹的,從軍之後,她和我們這群臭男人混在一起,衛生條件那麼差,她當時有兩個方向可走,一個是適應我們,另一個是把全團的衛生工作都扛起來……是人都會選第一個啦!」

    「那你另一個妞呢?叫小雲什麼的,還是小雪?」

    「……雪你老母啊!拜託給人家點起碼尊重好嗎?別人聽見你這話,很容易誤會我身邊常常換女人的。」

    溫去病牢騷道:「雲兒應該和其他人一起在西北,這次上去,該把她接回來了,金剛寺不會虧待她,唉,這丫頭不在身邊,確實是很不方便的。」

    尚蓋勇看著溫去病,表情詭異,「你都和武家婆娘在一起了,那個漂漂亮亮的小秘書,你怎麼處理?不用交代一下?」

    「……你真八卦!」

    溫去病抓抓頭髮,看似埋怨 卻也顯得非常懊惱,這對他而言,同樣是還沒想好,但也必須要盡快有所決斷的事。

    單就雙方關係而言,無論是老闆與秘書,或者只是青梅竹馬的關係,自己都不需要交代什麼的,硬去交代,反而好像雙方之間有了什麼,然而,溫去病心裡清楚,甚至所有的旁觀者都清楚,他們兩人的關係並不簡單。

    「其實我本來想著慢慢來,沒想說和蒼霓這麼快就……唉,這種事情,怎麼說才好呢?」

    「你哪可能慢慢來?」尚蓋勇哂道:「武家婆娘追了你那麼多年,以你不肯欠人的性子,這回只要她表示還對你有意思,你肯定馬上還欠她的情,哪可能再讓她等啊?」

    「唉……我自己漏想了這層,你說我該怎麼處理比較好?」

    「叫那丫頭排隊,讓她也等個十年八年的,下回就是她了。」

    「哪能啊?那我不是又要欠她十年八年?再說,她已經等十幾年了。」

    「那叫她滾吧!」

    「開玩笑!那我不是要欠她一輩子?」

    「那……」尚蓋勇看著友人,語重心長道:「當個渣男吧,你與她都會好過。」

    溫去病聳聳肩,「不需要!我現在已經是了。」

    ---------------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-----

    「……你覺得,封神颱的第三層,到底有什麼?」

    忙活了一陣,溫 去病站在封神颱的第二層,抬頭仰望頂上的第三層,那邊仍被一片氤氳光芒籠罩,仙氣裊裊,霧氣瀰漫,看不清楚,也無法接近。

    但,此時,依然很是奇怪。

    之前,溫去病等人只是地階,無法接近與進入,倒沒有什麼奇怪,可如今堂堂兩名天階者,竟然仍上不去,這就很不尋常了。

    而此時,尚蓋勇突然搖頭道:「不好說,但這座爛枱子能夠分隔次元,封斷神魔,這種事難道是拉上幾個天階來,就能做到的嗎?」

    ……那當然是不可能的,就算拉上幾十個天階都做不到。

    溫去病親手設計了封神颱,非常清楚這座枱子的功能,縱然施工時有所改動,但基本原理仍了然於胸。

    但,即使如此,溫去病仍摸不透封神颱的真面目,因為……

    「能量源!」溫去病皺眉道:「封神颱原本只是一件空想工具,我照那個人的要求,設計了裝置,但照理這裝置是無法驅動的,因為不可能有那種可以發動它的力量……」

    尚蓋勇點頭道:「可是,那個人卻找到了力量源,讓封神颱運作起來,把不可能變為可能,而你也把主意打到上頭去,想把這股力量納為己用……」

    能夠封斷神魔的力量,如果能夠利用,是不是也有可能成為兵器,直接給那些神魔狠狠來上一記?

    想像那種畫面,溫去病心潮澎湃,封神颱可以封禁神魔的力量,連那樣強大的存在都能封禁,如果成為武器,就有希望彌平人族與魔族的力量差距。

    若然手握這張底牌,面對諸天神魔回歸,人族就有底氣多了……

    「我最近回想,以前每次得到寶物相關消息,那個人都懶到爆,讓我們自行處理,但曾經有幾次……就幾次,他主動負責去看,有些是和燕無雙同行,有些連燕無雙也不帶……」

    溫去病摸摸下巴,「很巧合的是,那幾次都是一無所獲,阿筆背後笑他,凡是團長親自出馬,必定落空,還說為了提高成功率,以後最好我們自己去,別勞動他了……」

    尚蓋勇道:「你懷疑,那幾次都有發現東西,而且都是重量級的事物,只是他自己收了,瞞過我們……以他待我們的態度,這可能性是不小。」

    溫去病道:「徵戰多年,他連完整的地神兵都沒給我們留一件,值得他親自出手並且偷藏的東西,肯定不是普通貨色……天譴之杖,這鬼東西他從哪裡弄來的?如果一早就有,為什麼他從來不用?若是戰爭 中途取得,嘿嘿,這事他可沒有告訴我們!」

    西北一戰,狼王廟中出現的天譴之杖,神光熠熠,威勢逼人,滔天氣勢,震懾心神,剛剛出現就讓人膽寒不已。

    此事尤其讓溫去病心海翻湧,那個人的手上既然有一件天神兵,自然可能有第二件、第三件,他留在狼王廟補強結界的是天譴之杖,留在封神颱本體的,又會是什麼?

    疑惑中,溫去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    「而且,西北之事,有一個關鍵我當時沒注意到。」

    溫去病搖搖頭,「那個人施下辣手,如果神魔要強破封神結界,他就直接讓世界彼此對撞,同歸於盡,逼諸天神魔緊急收手,聯合透過太一來解禍……」

    「有什麼不妥嗎?」

    「有!」溫去病道:「你覺得我們的世界,是什麼樣的規模?」

    尚蓋勇沉吟道:「……大概是……一個小千世界吧,我沒離開過,但透過鬼族給的訊息,看過中千世界,那規模……不是我們能比較的。」

    溫去病道:「不錯,我也這麼判斷,那問題就來了,我們對撞過去的,是哪個世界?哪幾個世界?」

    尚蓋勇一下明白了,以諸天萬界之遼闊,小千世界何止恆河沙數,對高位者而言,小千世界根本就是渣,隨手創生,彈指覆滅,垃圾也不如,愛撞就撞,多送幾百個與你同滅,也沒什麼好可惜的,更別說什麼顧忌。

    可要說對撞過去的,是中千或是大千世界,那就是搞笑了,雙方的規模全然不對等,撞中千世界不過蚍蜉撼石柱,撞上大千世界,更是有若微塵飄落地,半點漣漪都不會有。

    那……太一背後的那些頂級神魔,祂們在怕什麼?

    溫去病瞇起眼睛,進一步解釋道:「我們的世界,肯定有些什麼特殊,只是我們還不知道……我有預感,這個秘密的答案,是我們與那些神魔周旋的關鍵。」

    仰望封神颱的第三層,神威震盪,彩光流轉,兩大武神沉默無語,他們已經嘗試多種方法,卻仍然無法接近,強行破壞無效,就連試圖穿梭空間,都彷彿與上層相隔一段永不縮短的長距,怎麼試圖靠近,都無法縮短間距,最終只得放棄。

    幾次嘗試失敗,溫去病放棄,專注回封神颱本身,居高臨下,可以看見英靈殿傷損嚴重,處處都是戰鬥後的痕跡,甚至部分是尚蓋勇、亢金龍對拼所留下。

    每一道痕跡上面還帶著當年的威壓,每一次攻擊帶來的恐怖氣息依然存在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 樓主| 發表於 前天 22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
三十三章作兄弟的

    「……你們真行,只顧著打,也不替修東西的人想想。」

    見到那些難以消除的恐怖痕跡,溫去病瞪圓了眼睛,沒好氣地抱怨,尚蓋勇見此,縮了縮脖子,無奈攤手,「人家要殺進來,戰場又不是我選的,這有什麼辦法?」

    「不扯別的,那個亢金龍,實力如何?」

    「很厲害,尤其是手上有劍的時候,實力都提升了幾成。」

    「哦?那傢伙玩劍的?」

    溫去病頗為意外,雖然自己和亢金龍交過手,但那一回,他還未證天階,自己也有所保留,沒逼出他的真本事,更不知道他是劍術高手。

    所以此時,溫去病很疑惑,那傢伙的劍法到底是什麼實力?

    「他的劍法……什麼路數的?」

    「好像是星月湖一脈,他們流傳久遠,有些殘缺絕學,傳聞可溯上古,連他們自己都沒人練成,那個亢金龍……把他們的神功發揚光大,從裡頭找出了天階級的劍道。」

    尚蓋勇回思幾次交手的經過,特別是那些細節,每一個都不會放過,和溫去病稍作解說,後者聽著這些敘述,對照英靈殿中留下的戰痕,大致對亢金龍的最新實力,有了判斷。

    一股強大的壓力突然襲來,溫去病突然感覺要做的很多很多。

    「……這傢伙,不好對付啊……」

    溫去病才在感嘆,尚蓋勇彷彿想起來什麼麻煩的事情,一時間,表情忽然難看起來,「確實不好對付,那傢伙陰險得很,自己和我打鬥,還製造機會,讓他的同夥在旁掠陣……那個臉上戴著鷹面具的女人,與他聯手,讓他能有餘裕隱藏實力,有所保留……」

    就因為如此,連著幾次交手,尚蓋勇不但落在下風,還探不到什麼進一步的情報,說實話,這樣的情況,讓尚蓋勇覺得特別憋屈,憋悶得要死,明明可以大刀闊斧戰鬥。卻每次都受制於人,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,這戰鬥憋屈至極。若不是仗著碎星團的地利,幾次都險些吃大虧,想起來,委實扼腕。

    溫去病皺眉道:「怪了,本代死曜之中,除了亢金龍與麒麟,應該沒有其他人登上天階,一個地階在旁掠陣,又怎……哦!」

    話問一半,自己心裡已經有數,地泉神劍落在人家手上,有一件完整的地神兵,那怕還沒真正甦醒,也足以參與天階戰,對尚蓋勇進行幹擾。

    想到此,溫去病都替尚蓋勇憋屈,和神兵對戰,就是找虐啊。

    想了想,溫去病嘆息道:「地泉神劍,在地神兵裡頭也算是厲害的了,嘖,我記得當初阿筆有日月劍的情報,趁著眼下我們人手夠,直接去把日月劍拿了……餵,你們這些傢伙,替開工的人想想行不?這東西不是給你們那麼搞的!」

    話說幾句,溫去病看著周圍被破壞的淒慘模樣,忍不住又開始罵人,因為他已開始檢查英靈殿,稍微一看,那破敗的樣子簡直不忍直視,他立刻惱火起來,開口便罵,一點也沒有顧忌,更沒有給人留什麼面子,罵的內容花樣百出,都不帶重樣的。

    檢查之前,溫去病就有猜測,情況不會很好,但沒想到會這麼不好,雖然,韋士筆從封神颱上,拆走天羅圈,這是被逼到極點的無奈之舉,對封神颱的穩固,更是硬傷。

    封神颱的設計,承接源頭的神秘力量後,發動裝置,隔斷次元,神人兩分,說起來簡單,可要能夠承受這股力量,裝置本身的材料也非同小可,碎星團用上了戰爭多年累積的秘寶,基本都是一些神兵、神器的碎料,其中的核心零件之一,就是半毀的「天羅金剛圈」。

    「……天羅金剛圈,是全防禦型的地神兵,那個人交給我的時候,已經壞得七七八八,我用它來建構封神颱,一面是藉用它的異能,一面也是藉封神颱的能量,將之溫養,讓其恢復。」

    溫去病皺著眉頭,滿臉苦意,「我說你們怎麼敢……怎麼就敢把它給……唉!」

    「……阿筆他也是沒辦法。」

    聽此言,尚蓋勇眼珠一轉,陪著笑臉,當初韋士筆打算這麼幹的時候,他就慌忙搖手,試圖阻攔,料定溫去病若知道此事,肯定氣炸,他不想背黑鍋,可是,如今這黑鍋果然砸在頭上。

    「他當時也研究過封神颱,說它的崩潰已無可避免,西北之事後,維持它的,是內部的禁法強制之力,天羅圈的有與無,對封神颱沒有太大影響……」

    「沒有個屁!我把他的腦袋,塞到封神颱裡頭去,你看他少了腦袋有沒有影響!」

    溫去病聽了尚蓋勇的解釋,頓時暴怒,不管不顧,發了一通牢騷,劈頭蓋臉罵下去,罪魁禍首的韋士筆不在,這陣罵自然只能由尚蓋勇來受。

    不過,罵歸罵,溫去病心中何嘗不知,戰友們那時也是被逼到了極限,要不然以韋士筆的個性,比自己還重視理性與大局,他被迫行此挖東牆、補西牆之舉,當中的窘迫,可想而知當時的情況有多麼危險。

    兄弟安危、封神颱的安全,若在自己心中相權衡,後者一文不值,換了自己在場,恐怕不用等韋士筆出手,自己就先動了,現在……只不過是以專業人士的身份,對兩個外行人沒尊重專業,自行胡拆瞎搞,發一通火,畢竟拆除方法不正確,是對封神颱的二次傷害,而且給自己的修補。帶來了難以形容的麻煩。

    ……如今,火發完了,一場兄弟,他們捅出的窟窿,當然就該由自己來填補,做兄弟……從來就是相互補窟窿的。

    「唉……」溫去病仰天嘆了口氣,自己也是無奈了,「不過……就算親兄弟,也是要明算帳的啊!」

    修補封神颱,這事除了溫去病,當世恐怕再難找到第二個能為,但哪怕是溫去病,看著這座傷上加傷,已如黃台之瓜,不堪再摘的石台,也是一個頭兩個大,不得不大出血。

    修復封神颱,可不比重新建一座封神颱容易,溫去病看著那個傷痕纍纍的晶石枱子,心中無限鬱悶。

    「封神颱傷損嚴重,即將崩解之前,反而會激發出它最強的力量,強行將結構穩固,以縮短使用壽命為代價,穩鎮如山……封神颱現在的狀況,就是靠這股禁法再維繫。」

    溫去病抓抓頭髮,皺著眉頭,苦惱道:「但這並不表示,你們就可以趁機胡拆亂卸,還沒有影響。」

    尚蓋勇一聽這話,立刻不好意思,訕訕笑道:「問題……會很嚴重嗎?」

    「……阿筆的判斷也沒錯,頂多就是本來還剩下的時間,又短了三分之一,而且,時空縫隙又開裂得更多了……原本是篩子,如今差不多是魚網了……怪不得有些不是人的東西,會想趁機行動,看看能不能把漁網的洞扯開……」

    溫去病看著封神颱,煩躁地來回走了幾步,鄙視的看著尚蓋勇道:「要修回原狀是沒望了,但如果只是應應急,拖點時間,那還有辦法可想……算你們走運,我去五藏妖界走了一遭,有點 東西給你們填坑。」

    聽此言,尚蓋勇好奇道:「仙界還教了你修封神颱的辦法?」

    「哪可能?這東西是我造的,他們哪會知道怎麼修?」溫去病道:「現在缺的不是修法,而是材料……你們拿了一件地神兵走,這邊要修,起碼也得神兵、神器級的吧?」

    說完,溫去病右手一舉,刺眼金光閃耀,一把威風凜凜,氣勢濤天的長矛出現在手上,雷光閃爍,紫電橫流,威勢懾人,看上一眼就讓人心中膽寒,正是得自五藏妖界的那支雷矛。

    「這本來是蒼霓的戰利品,不過聽說我要……」說到這個,溫去病臉色微紅,有些不好意思,輕咳一聲,改口道:「不,是聽說大家用得上,她就義無反顧地交了出來。」

    尚蓋勇沒好氣道:「行啦,少在這裡放閃,該怎麼修,你直接開工吧。」

    「……哪有這麼容易?」

    聽到尚蓋勇這輕飄飄的一句話,頓時溫去病再次翻了白眼,鄙視的道。

    運轉體內能量,雙手快速結法印,雷矛懸浮半空,溫去病迅速動作,開始繞著雷矛打下咒印,口中唸咒,長長的咒語,怪異的語音中已帶了幾分嚴肅, 「等一下還需要你鼎力相助,阿筆不在,只能靠你幫忙了。」

    這個時候,一直看著的尚蓋勇,聽到自己幫得上忙,立刻一臉振奮,大聲急呼,「沒問題,血也好,肉也好,有我能出的力,你儘管說。」

    「……哼!有那麼簡單就好了。」

    溫去病表情閃過一絲陰騖,臉色蒼白肅穆,神情鄭重*,他手中法印持續打下,猶如繁花落葉,繁瑣中帶著神秘玄奧的規律,眼花繚亂中,帶著讓人心悸的大道規則之力,力量持續凝結為印,打落矛上。

    轉眼間,已經數十道法印,施加在雷矛之上,陣陣威能爆發,龐大的氣勢鋪天蓋地而來。同時,溫去病一道法訣打上封神颱,封神颱發出強光,首兩層更在強光中,開始透明化,若隱若現,神秘瑰麗。
回復 支持 反對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PAW 庫博論壇   訪問人數:

GMT+8, 2017-8-23 10:11 , Processed in 0.04111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